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討論-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絕對逆轉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对于四方镇守使的恨,让他迫切想解决天赐,这最后一个四方镇守使。
天赐眼看着陆隐杀来,转身就走。
此人太难对付,序列规则无法近他身,自己的天赋虽然可以看穿一切攻击与修炼方式,但此人的攻击方式简单粗暴,看穿又如何,挡不住就是挡不住,而此人又有绝对克制自己灵化武器三尺青锋无距的肉体力量。
与此人交战,自己全面被压制。
他不想死,天元宇宙肯定会重启,在重启之前他会踏足苦厄,待重启之后,找机会进入永生境。
这才是他的目标。
他是灵化宇宙一个时代的最强者,被选为四方镇守使的人,不能死在这。
看到天赐转身就逃,陆隐也没想到,堂堂始境,就这么果断逃了。
不过他想逃并不容易,天元宇宙一众高手已经杀来。
两大桑天被始祖遏制,瑶宫主与天赐又被陆隐拖住,再加上梦桑不在,灵化宇宙顶级高手等于全没了,天元宇宙三界六道,三阳六主足以击溃他们。
天赐朝着天元宇宙的方向逃,那是没办法,而另一个方向,瑶宫主则降落在战舟上,再看去,陆隐目光看过来,彼此对视。
庞大的噬天罗伞撑开,与之前陆隐见过的完全不同。
之前是无人控制,当时战舟上只有一个暴岐,而且还是刚刚踏进苦厄,陷入迷茫的暴岐,而今,却是瑶宫主。
战舟内,那些灵化宇宙精英天骄忐忑望着陆隐接近,这个人带给了他们死亡的体会。
那种让他们如普通人面对高山般的压力,是他们很少体会到的,他们这批人是可以见到桑天的,而且不止一次,桑天都没有给过他们那么大压力。
整艘战舟寂静无声,没人说话,都望着陆隐接近。
已经杀向天元宇宙的那些灵化宇宙高手不敢返回,连天赐都逃了,碰到陆隐就是死,而还留在战舟内的高手不敢出去,包括瑶宫主,他们只希望噬天罗伞能守护这里,希望桑天他们可以战胜强敌。
ten count
明明是序列之基,灵化宇宙所有人发自心底的认可这件强大守护之物,但不知为什么,望着陆隐,他们居然没了底气。
陆隐站在战舟外,相隔噬天罗伞,看向瑶宫主。
抱歉,有系統真的了不起 我醜到靈魂深處
瑶宫主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得这种境地,她可是桑天之下第一人,随时可以成就桑天,在灵化宇宙的地位极高,却被一个年轻人逼的要退后,陆隐的强大让她都不敢相信。
难怪之前此人可以阻止暴岐对整个战场出手,挡住总会长。
真 想 讓 你們 交換 啊 小說
遍布星穹的序列粒子实在太磅礴了,不过与巅峰时期的江山社稷图还差不少。
农门医女
陆隐一掌打向战舟,恐怖的力量在触碰噬天罗伞的时候不断抵消,这种序列粒子如同精密的机械,在一刹那分解,抵消了力量。
陆隐再次尝试出手,被瑶宫主操控的噬天罗伞没那么好对付,他想像之前那般抓起噬天罗伞,但此刻,整个噬天罗伞跟活了一般,序列粒子不断转移,永远挡在陆隐出手的那一面。
瑶宫主不断发出碧水无伤剑,虽然陆隐可以挡住碧水无伤剑,但次数多了他也忌惮。
物极必反不是没有上限的。
远处,圆脸老者与暴岐联手对决始祖,始祖强悍,但毕竟在太古城地底待了太久,陆隐怕他后力不支。
既然噬天罗伞拿不走,也登不上战舟,那就全部带走。
陆隐出现在战舟另一侧,抬起双掌拍在噬天罗伞上,横推战舟朝着石门内而去。
战舟内,一众灵化宇宙精英天骄胆寒:“此人是想把我们全抓走。”
“完了,此人力量竟那般恐怖,这艘战舟可是以我们灵化宇宙最坚硬最重的物质制造,传闻就连专修第九序列之法力量的强者都推不动。”
“此人可是能与桑天一战的。”
“可桑天也未必推得动吧。”
“我可不想被天元宇宙抓走,否则就算我们灵化宇宙胜了,我等也看不到,兄弟们,出手。”
“出手。”
一时间,战舟内,一众精英天骄出手,释放攻击,但他们的攻击对陆隐毫无意义,连挡都不需要挡,这些天骄也不过是星使层次,说他们年轻是因为相比半祖,祖境层次的修炼者,这些天骄哪个不是修炼了相当一段时间?
在陆隐看来,他们与当初的四方天平四少祖一般,类似的年纪,类似的修为,不同的是数量,树之星空只有四少祖,而这里,却数十个。
瑶宫主厉喝:“退下。”
一众精英天骄忐忑不安,却只能后退。
原灭,紫发少女几人就没出手,就算再绝望不甘,他们也不会做这种可笑的事。
在那个人看来,自己等人的出手如同蝼蚁对巨龙龇牙,就是个笑话。
战舟被陆隐推着朝石门内而去。
瑶宫主来到陆隐面前,相隔噬天罗伞,距离并不远。
陆隐目光深邃,带着寒意与杀机。
瑶宫主惊叹:“陆主,佩服,本以为我等足以横扫天元宇宙,看来我们是太小看你们了,早知如此,我们应该增援意识宇宙,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陆隐盯向瑶宫主:“我天元宇宙最终或许真挡不住你们灵化宇宙而被灭,但你们这批人,见不到了。”
此话让战舟内那些精英天骄越发忐忑。
他们是来收获荣誉与资源的,而不是来送死的。
瑶宫主看着战舟距离石门越来越近,本身异常平静,发出只有她与陆隐才听得到的声音:“陆主,有些手段我没打算暴露,你们天元宇宙人类与永恒族战斗那么多年,而人类本身肯定也有纷争,在我灵化宇宙一样如此。”
“此战罢休,我保证在决出最终胜负之前,不牵连你们天元宇宙普通人,如何?”
陆隐诧异:“你还有手段?”
瑶宫主神色肃穆:“你与我一战,可曾看到我施展序列之法?并非顾忌陆主你那种排斥序列之法的能力,而是我的序列之法威胁到了某些人,不方便施展。”
“八十八种序列之法,排名前五的被称作绝对序列,而我修炼的,就是排名第四的绝对逆转,陆主,此战可以罢手了。”
陆隐惊异,排名第四吗?确实棘手:“你们灵化宇宙的人有个特点,处于优势,想碾压一切,处于劣势,却还妄想以高高在上的态度罢手,好像还为我们好一样,如果是以前,我很厌恶你们这种态度,但现在我可以理解你们,想让我罢手,可以,试试看,绝对逆转能否逆转这战局。”
瑶宫主吐出口气,绝美容颜让星河黯淡,周边,序列粒子出现,顺着噬天罗伞的序列粒子朝着陆隐而去。
陆隐虽说让瑶宫主尝试,但不代表他会承受。
心脏处星空扩散,噬天罗伞序列粒子与瑶宫主的序列粒子皆被排斥。
雨下的好大 小说
不管这种序列规则多强大,碰不到自己也没用。
瑶宫主目光冷漠,抬脚,进入噬天罗伞序列粒子中,掌中碧水滴落,化剑,斩向陆隐,碧水无伤剑。
陆隐抬眼,碧水剑光转瞬临近,直刺眉心。
他屈指轻弹,乓的一声,力量硬生生将剑光偏移,弯曲,无限力量星象轰了过去,瑶宫主步步倒退,恐怖的力量让她差点呼吸停滞,忍不住松开手,剑光绕了一圈,自后方斩向陆隐,同时,她不断滴落碧水,化为碧水无伤剑如雨点般覆盖向陆隐。
同样的一招已经施展过,而陆隐的应对手段却不同。
他以碧落天宫不会损耗能量的特性,将无限力量化为无数指击,以天一之道施展。
无数指击撞向雨点般的碧水无伤剑,在战舟一侧爆发,差点掀翻了战舟,令战舟摇晃。
陆隐一指点出,一字化身,初一前辈的绝学。
这一指,掠过雨点般的撞击,直击瑶宫主眉心,瑶宫主身前序列粒子覆盖,任由陆隐一指降落,点中眉心,与此同时,陆隐也触碰到了瑶宫主的序列粒子。
陆隐心一沉,不对劲,此女竟想以身试法,任由自己击中,换来让自己触碰她的序列粒子,她不怕死?
一指之下,瑶宫主美丽的容颜破碎,额头开裂,明明必死无疑的伤势,陆隐却看到了浓烈的碧色光华不断闪耀,将她即将破碎的额头弥补。
陆隐脸色一变,原来如此,这道碧水真正的用处不是施展碧水无伤剑,而是恢复,这才是瑶宫主的灵化武器,而碧水无伤剑不过是表象,用来麻痹敌人。
自己就被她误导,自以为能一击杀死她,却反而被她算计,碰到了序列粒子。
瑶宫主额头恢复,眼底带着后怕与庆幸,还有振奋:“陆主,永别了。”
话音落下,陆隐忽然感觉天塌地陷,一种熟悉的力量压下,这是,翻天掌?
他抬头,什么都没有,但自己却承受了翻天掌之威,怎么会?
不仅如此,右肩开裂,一道掌印清晰可见,这是自己的掌力,他看向瑶宫主,怪不得叫绝对逆转,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