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 遠瞳-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落潮之後推薦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比较尴尬的是,诺依人与洛伦联盟在这之后不得不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补时通讯”,索林指挥中心的专家学者们加了个班,来跟星际友人们解释为什么一颗星球上可以塞进去如此之多千奇百怪的种族,而且这些种族竟然还可以融洽地形成一个“联盟”——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高文都在旁边看着,心中古怪的念头是翻江倒海。
他是真没想到洛伦与诺依好不容易重建通讯之后的第一次联络最后竟然会是这么个展开,这感觉可不像是两个文明跨越星海进行的严肃认真的官方通讯,倒更像是俩好不容易搭上线的星际菜鸟在连麦,而且是那种一口气侃到夜里十二点才不得不断线的,断线之前一个发消息“睡了睡了”,一个发消息“回见回见”,结果没憋半分钟对面就发来个自拍,这边给回了个套图,两边一合计再聊五块钱的,过会再一抬头——妈个鸡早上五点半。
高文现在心里就这么个感觉,但他最憋屈的却不是这份尴尬,而是他很难用通俗易懂的语句把自己心里这点联想跟感慨对别人说出来,哪怕是面前某个已经被他培养的能听懂半数以上地球梗的暗影突击鹅都不行,他脑海里这串东西说出来之后起码还得搭配四十页以上的说明书——这一点倒是跟洛伦联盟发给诺依人的海妖资料有点像。
不过话又说回来,高文也觉得自己心里这点感慨着实算不上过度展开,毕竟站在这浩渺的星空尺度上,诺依和洛伦这两个连魔潮都不一定能扛过去的文明还真是俩星际菜鸟……
他这边脑海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着,贝尔提拉带领的交流专家们和诺依人的通讯内容还在不断传输过来,他看着纸带上的语句一行行吐出,看到交流专家们在向诺依人解释洛伦星球上独特的智慧族群结构,在解释那些对诺依人而言堪称惊悚的生物其实一个比一个温和无害,他看到贝尔提拉甚至亲自发了条消息过去,上面写这么句话:
“海妖是我们这颗星球上最友好的族群,她们有着强大的力量和先进的技术,但生性热爱和平且行事低调,除了食谱有点奇怪和个体形态多变之外,她们与我们星球上的‘人类’和‘精灵’之类常规种族并无太大区别……”
然后诺依人就发来句话:“食谱有点奇怪?为何要这么说?”
说真的,看到这段对话的时候高文冷汗都下来了,但幸好贝尔提拉那边的专家组反应快,迅速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巨龙的博学慷慨以及塞西尔人的热爱和平上面……
等两边再次互道再见结束通讯已经是俩钟头以后了,这中间高文的冷汗几乎就没停过,直到确认诺依人那边再也没有新东西传过来,确认超光速通讯阵列已经转入常时待机状态,他才下意识地呼了口气,同时听到琥珀竟然也跟着呼了口气。
他跟暗影突击鹅对视一眼,后者摆摆手:“刚才我血压都上来了,都是你前边那些话给闹的,我现在听到巨龙慷慨博学、塞西尔热爱和平、海妖温和无害这一串描述就总觉得是越描越黑,甚至脑海中还能同步冒出一大堆受害人跟受害神出来,这太怪了。”
“你别说话,先让我捋捋,”高文连连摆着手,一脑门子冷汗,“这不对啊,我明明觉得咱们从上到下都挺热爱和平开放包容的啊,人也是神也是,大家不都抱着善意想求个光明的未来么……”
琥珀一听这话就想翻个白眼,脑海里翻江倒海一句话滚屏播出——诸神国都闹夜女士了,你还搁这光明个锤子呢?
但这句话她也只敢在脑海里翻江倒海一番,那是万万不敢说出来,毕竟高文这人宽容友善讨厌暴力,听见这句话肯定抡起桌子把她拍墙上,回头拿勺蒯都蒯不下来……
高文也不知道琥珀站在旁边眼睛咕噜噜转来转去是在寻思些什么鬼点子,他只觉得自己这时候脑袋有点过载,于是便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在椅子上面,一只手撑着下巴神游天外,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听到贝尔提拉的声音响起,后者带着一种松了口气的语气:“我这边的工作暂时处理完了,高文兄长。”
“嗯,”高文这才从神游天外中惊醒过来,他抬头看了一眼书桌边缘的全息投影,“你那边也辛苦了。”
“与诺依人的交流愈发深入,便会愈发感受到两个文明之间的巨大差异,”贝尔提拉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慨叹,“我们觉得习以为常的很多事情,放在一个异星文明眼中极有可能便是怪异荒诞,甚至值得恐惧和警惕的……我想我们应该在这方面积累起经验,不管是之后和诺依人继续交流,还是在更遥远的未来遇上了其他的智慧生物,都要时刻考虑这种世界观上的偏差。”
高文微微点了点头,这也正是他想说的,但现在看来无需他开口提醒,贝尔提拉以及索林指挥中心那边的专家团队们便已经主动意识到这些了。
诺依和洛伦之间有巨大的差异,这差异同时体现在双方文化、历史、生存环境以及各自族群的生理结构方面,而且即便这种差异对双方而言都存在,现在看来也是洛伦联盟的情况会让诺依人更震撼一点——这也幸亏这次通讯到后期的时候交流专家们及时反应过来,在向对面发送信息的时候准备了配套的说明讲解,并且有很多更加敏感的细节都没透露过去,否则那帮星际友人怕是都要震撼到变成震动模式了吧……
“你没事吧?”高文揉了揉眉心,在稍微休息了一会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头脑已经渐渐冷却下来,这也让他开始有精力关心别的事情,“现在我们和诺依人之间的通讯流程里,所有涉及到数据处理、辅助翻译和情景推演的部分都是你的伺服脑阵列在负责,像今天这样长时间的通讯对你而言负载大么?”
“大部分工作可以交给合成脑自己完成,或者由索林计算中心分担,索林巨树本身的神经系统基本只承担传输工作,负载并不大,”贝尔提拉摇了摇头,“这次交流最大的压力是心理层面,两个文明之间的差异性让人紧张,诺依人对洛伦联盟的印象在发生微妙偏移,我虽然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血压升高,但这次好像掉了不少叶子,回头要尽快长回来……除此之外没什么可担心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贝尔提拉脸上的表情仍然是一片木然,但高文仍然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微妙的无奈和自嘲。
圣灵平原上的奇迹化身,废土战役中的功勋之树,在德鲁伊群体中受人敬畏的贝尔提拉女士,她这辉煌的身份背后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压力一大就会掉叶子,压力越大掉的越多,有时候几十吨几十吨地往下掉,赶上焦虑起来的时候半个索林平原都拉防空警报……
贝尔提拉自己对此也颇为苦恼,而且尝试了各种办法,但几乎没什么成效。
“你这个一紧张就掉叶子的毛病还没好啊……”琥珀在旁边听热闹,这时候忍不住插了个嘴,“你那叶子掉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可是见过,大号的掉下来能把牛砸晕过去……”
贝尔提拉面对琥珀的挤兑仍旧面无表情,还很坦然地给了回应:“请放心,索林地区在这方面早已有成熟的应对流程,主要落叶区经过标注,闲杂人员无法出入,工业和居住区上空的枝丫经过调整,只有较小的叶片会落至地面,大型叶片会在掉落的瞬间被依附在枝干上的回收藤蔓捕获并吸收……”
“你确认?”琥珀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了贝尔提拉两眼,“我怎么听说上个月索林堡的防空警报都响了?”
贝尔提拉干脆不搭理她了。
一個女孩殺死了她最好的朋友的故事
高文则没有在意琥珀跟贝尔提拉这没什么营养又过于毁三观的交流,他只是默默思考着,等俩人都不说话了才突然说道:“贝尔提拉,上次交待你的事情进展怎样?”
听到高文提起正事,贝尔提拉的语气立刻严肃认真起来:“依照您的吩咐,我已经在圣灵平原东部以及塔拉什平原北部找到了十二处符合要求的岩层,目前正在这些岩层周边构筑根系系统。
“按计划,我会首先利用强韧的根系网络包裹整个区域,形成地下掩体的基础外壳,随后逐渐向内吞噬,产生地下城空腔,并将这个过程中吞噬的矿物转化为基础外壳内外的两层抗冲击屏障。我的根须做这些事情的效率很高,估计在半年内便可以完成十二处地下城空腔的‘毛坯工程’,同时完成掩体周围的管道、通道预留。
“我已经与索林计算中心的负责人进行了计划同步,并按照您的指示沟通了索林堡和塔拉什平原地区的建设兵团,在各个地下掩体逐渐成型的同时,他们会同步开始施工,在地下城空腔内建造居住设施以及作为核心的计算中心,整个工程会在一年内完成——当然,在工期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这些设施的舒适性是肯定比不过地表城市的,目前唯一能保证的,是在‘根系网络’的‘照顾’下,掩体内的居民不会有生存和医疗压力。
“另外,我在规划这十二处地下城空腔的同时也规划了它们之间的地底隧道——由于有主干根须挖掘出的通道作为基础,这些地底隧道可以很快完成,我计划采用类似索林巨树内部交通管道的模式来构筑这些隧道,用大量加压生物腔管来确保隧道之间的快速交通,这样一来,如果到时候其中一座地下城出了问题,里面的居民还有机会通过隧道迅速转移到附近的幸存城市,而如果某座城市发生了大规模的神性污染……我也可以通过最高权限直接关闭这些通道,以防止污染泄露……”
贝尔提拉一条一条地汇报着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以及未来的计划,而她所汇报之事,正是高文上次在加密空间中向她交待的事情。
在圣灵平原以及塔拉什平原地下构筑大量地下掩体,在掩体内建造计算中心和居住设施,以充当母星屏障的“后备算力”。
一旦未来事情发展到最糟糕的一幕,众神失控,卫星坠落,诸国毁灭,这些地下掩体中的备用节点也将维持母星屏障最低限度的运行。
这件事琥珀也知道,所以她在听到贝尔提拉的汇报之后脸上丝毫没有意外之情,而且还很配合地保持了安静,直到贝尔提拉汇报完,她才看准时机开口:“这阵子国外的情报人员们汇报了一些事情,首先是二十五号那边传来消息,说提丰方面正在加紧收集并编纂历史、文化、技术类的典籍,并且好像往东部的一些无人区派出了多支队伍,队伍中包括大量工程人员;其次是南方传来的消息,精灵皇室也在做类似的编纂和收集工作,而且有大量机械和魔法领域的专家被召进了王庭……”
听着琥珀汇报的情况,高文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一些预料中的事情正在发生,已经发生,或者早已发生。
“魔潮观测装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片刻沉吟之后,他打破沉默看向琥珀,“观测者密室有传来消息么?”
“魔潮观测装置的建造在如期进行,对先祖之峰的改造目前已经起步,平原地区的感应器阵列也已经开工,技术方面的详细情况得找瑞贝卡,她对这套门清,观测者密室那边发来的消息则表示一切顺利,”琥珀立刻回答着,“当然我猜你想问的是技术领域之外的情况……那只能说,奥古雷人民已经为联盟做出了极大的奉献和牺牲,而且未来还会持续做出更大的奉献和牺牲。”
高文表情平静,并未开口,琥珀则继续说了下去。
冤家難纏:總裁先生請放過 輕描
“目前已经有来自联盟各国的数十万工程队伍进入先祖之峰平原,工程队伍的指挥官、各国后方的后勤力量以及奥古雷当地的官员们奇迹般地维持着那片超巨型施工现场的秩序,但就算这样,这片大工地的存在本身就已经给先祖之峰平原的当地人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和麻烦,而且比这些压力和麻烦更重要的,是先祖之峰被改造成一台巨大机器之后对当地人产生的长远影响。
仙 緣
“咱们都清楚,这种程度的改造是不可能逆转的,‘圣山’已经注定成为一个历史符号,现在是工程早期,铺天盖地的宣传、废土之战胜利后的鼓舞情绪以及奥古雷五王在国内极高的个人威望在产生主导作用,巨大的自豪感与使命感可以让奥古雷人暂时忽略失去圣山以及生活受到影响的负面情绪,但就像你经常说的……精神鼓舞只能是个短期buff,人们总会关注到切身的衣食住行。
“作为联盟方面的最高领袖之一,我觉得你有必要在这件事上头疼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