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踏星 愛下-第三千三百四十八章 八部衆展示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继续抬手斩下,又一个灯笼被斩断。
梦桑再次吐血,转头看向陆隐,目光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又是什么力量?它明明是桑天,灵化宇宙站在绝顶层次的生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此人面前失利,它搞不懂这天元宇宙究竟开创出了什么功法,这种功法连它都挡不住。
这种打击远比之前肉体上的打击严重得多。
它看着陆隐,双目充血,背后,一个个灯笼落下,陆隐抬手,刚要斩下,八方封门蓦然消失,陆隐目光一凛,斩落的动作忽然一变,只见漂浮天地的灯笼刹那消失,再出现,已将梦桑困在其内。
梦桑刚要逃,陆隐提前一步将它封于灯笼内。
陆隐嘴角含血:“你封住我一次,我也封住你,我活了,看你能不能活。”说完,单手挥落,斩。
灯笼内,梦桑低吼,无法形容的气息化为狂风掠过,陆隐手臂斩落,灯笼一分为二,内部,梦桑仰天吐血,身体忽然裂开,消失。
这一幕陆隐不陌生,之前在第十院横渡岁月长河找到梦桑时,它就这样逃离。
而今,这里是梦境,陆隐的梦境,梦桑一样可以逃离。
陆隐当即离开梦境。
天上宗后山,陆隐睁眼,一口血吐出,起身,一步踏出,天星功转瞬囊括第五大陆,一颗颗星辰转动,整个第五大陆了然于胸,找到了。
他身体消失。
第五大陆,星河下,梦桑吐血,身体颤栗,它以永久跌落境界为代价才逃出来,此刻的他只是始境,这辈子再也无法踏入苦厄的层次,意味着哪怕天元宇宙被重启,他也没机会成就永生。
它与其他桑天彻底拉开距离。
陆隐,混账,陆隐,梦桑目光怨毒,周边,八道影子缓缓守护,他不敢妄动,防止被陆隐找到。
忽然的,梦桑脸色一变,眼前,陆隐踏出虚空,双目冰寒的盯着它。
梦桑毫不犹豫转身就逃,八道影子再次封堵陆隐周边,封门八法。
流光小船闪烁,逆转一秒,封门八法倒退一秒,陆隐一掌打出,恐怖的力量掠过虚空,击中梦桑后背,将它身体打穿,下一刻,封门八法出现,再次将陆隐封住。
而梦桑,消失不见,它以放弃八部众为代价为自己争取逃离的机会。
星河底,血液流淌。
陆隐吐出口气,逃了,这家伙反应太快,而且毫不犹豫抛弃八部众。
又是一件序列之基,前脚失去噬天罗伞,后脚就得到八部众。
这梦桑承受自己多番打击,尤其真神自在法与最后那一掌,连半条命都不到,不死也暂时不敢出来,可惜没能杀了它。
不杀梦桑,总是隐患。
失去了梦桑控制,陆隐很容易将八部众收走,他无法利用,只能镇压在心脏处星空,不断分解序列粒子。
至于生命终章的毒也很快消失,这种毒毕竟以序列规则构造,持续不了多久。
所以才能排第六吗?这可是连陆隐都着了道的毒,如果不是持续时间短,而是一直持续下去,绝不是第六,至少前三。
与梦桑一战让陆隐对灵化宇宙的序列之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虽然序列之法比不上序列之基,但排名前十的序列之法不同。
一样的强大,让人忌惮。
返回天上宗,陆隐解除危机,众多修炼者松口气,摆脱了梦桑的威胁,他们才敢继续修炼,否则连修炼都做不到。
没多久,陆隐来到第五塔下,将疯院长等第十院一众人的名字加上去。
望着第五塔良久,陆隐无言,与灵化宇宙开战,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死去那么多人,如果这场战争持续太久,最终有多少人活着,他真不知道。
虫巢危机在侧,永恒族,这边又是灵化宇宙。
这些危机并非突然出现,而是早就存在于天元宇宙,只是他的突然崛起将这些危机完全挑了出来。
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自己的出现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普通人短短百年寿命,若没有自己出现,普通人已经过去一代了吧,那一代人不会经历某些战争,不会被波及而死,却因为自己的出现,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陆隐就这么站在第五塔下,静静站着。
数日后,天元宇宙边境传来消息,灵化宇宙要与他谈判。
陆隐来到边境,石门外,战舟上,灵化宇宙一众人望向这边。
“谈判?”陆隐问。
初一道:“是那个总会长要找你谈判。”
陆隐目光一闪,看来梦桑失去八部众的事,灵化宇宙这边已经知道了,还想再威胁自己一次?
对面,圆脸老者总会长走出星空:“陆主,出来一叙。”
陆隐走出,来到圆脸老者前方:“你想叙什么?”
圆脸老者看着陆隐,抬手,伸出手掌:“五十年之内,我灵化宇宙不对你们天元宇宙开战。”
陆隐挑眉,没有说话,继续听着。
诛颜赋 小说
“相应的,将八部众还给我们。”圆脸老者道。
陆隐失笑:“梦桑的事,你知道了?”
圆脸老者面色肃穆:“能击败梦桑,陆主,你是老夫生平仅见第一人,就算御桑天在你这个年纪也不可能做到,远远做不到,你若愿意加入我灵化宇宙,未来甚至可能达到御桑天之位。”
“这种废话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不想再听。”陆隐不耐烦:“至于归还八部众,你在跟我说笑?”
圆脸老者也不生气:“以八部众换取五十年和平,你们并不亏,以我对你们天元宇宙的了解,因为固定蜃域的原因,你们这方宇宙存在诸多时间流速不同的平行时空,甚至你还可以进入蜃域,那里没有时间流逝。”
“看似五十年,但对你们来说是五百年,五千年,甚至五万年,这么大的时间跨度,足够你天元宇宙实力暴涨了。”
陆隐笑了:“对我们确实很了解。”
圆脸老者道:“八部众,你用不了,你们天元宇宙也没人用得了,不如还给我,争取五十年和平,何乐而不为呢?”
陆隐点头:“按理说是这样,区区一个八部众,我能从梦桑手里抢到,就能从你们任何人手里抢到。”
这话让圆脸老者脸色沉了下去,但没有反驳。
“不过,我还是拒绝。”陆隐果断。
情人旅館考察
圆脸老者皱眉:“陆主,你要想清楚,用一个对你们毫无用处的东西换取实力暴涨的机会,很难得,对了,看来你是以为我们的增援要五十年后才到,那你猜错了,我可以向你保证,最多二十年,我们的增援就会到达。”
陆隐目光凛冽,盯着圆脸老者。
圆脸老者自信:“二十年而已,也就是说用一个八部众,你可以换取三十年和平,这样吧,还是五十年,等于说你可以得到七十年和平的时间。”
“以你们天元宇宙当前实力是不可能挡得住我们灵化宇宙的,多一次暴涨实力的机会,也等于多一分胜机,不是吗?”
陆隐好笑:“所以你是在帮我们?”
圆脸老者摇头:“我只是想拿回八部众,相比你们暴涨的实力与浪费的时间,八部众对我来说更重要,失去八部众,我会在御桑天那里不好交代,时间如流水,我无所谓,至于你们实力暴涨,我也无所谓,御桑天一到,你们毫无机会,而我不能出错,这是我出于私心给你的机会。”
“御桑天会来?”陆隐惊异。
圆脸老者笑了:“当然。”
“他的实力比之你如何?”
“不可比。”
陆隐眼睛眯起,不可比吗?差距有那么大?这御桑天不可能是永生境才对。
昔祖说过,御桑天的实力应该与唯一真神差不多,那么,始祖应该挡得住吧。
木先生因为他自身宇宙的情况,实力衰退的厉害,又以寻古溯源固定蜃域,真正实力远远比不上始祖,始祖巅峰时期是能战胜唯一真神的,那么应对这个御桑天应该不成问题。
“老夫知道你们天元宇宙有绝顶强者,或许可以与御桑天一战,但那位绝顶强者能否出手,或者说,能否恢复巅峰实力,是需要时间的吧,七十年时间,足够了,陆主,不要自误。”圆脸老者缓缓道。
陆隐目光看向战舟:“梦桑屠杀了星空第十院。”
圆脸老者不在意:“一座学院而已,在战争中连一丝涟漪都不会荡起,之前那场战争,你我双方死去了多少祖境?与之相比,一座学院毫无价值。”
“将八部众给你,我怎么对被梦桑杀死的人交代?”陆隐反问。
圆脸老者皱眉:“这是你的事,你心里过不过的去与老夫无关,再说一遍,将八部众归还,老夫给你们七十年时间,对你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机会,不要自误。”
性癖扭曲的男高生
“如果我就是不归还呢?”陆隐反问。
圆脸老者目光冷了下来:“老夫以一己之私给予你们机会,你却为了你自己的私欲,放弃机会,老夫太高看你了。”
“二十年后,你们的增援赶到,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再给我们五十年时间?”陆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