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 起點-第五十四章 守城(二更)展示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诚如宴轻所料,宁叶来的很快,在凌画和宴轻离开半日后,宁叶率大军便来到了温行之的兵马驻地。
宁叶从碧云山带下了三十万兵马,在凉州城破时杀了三万凉州兵,收服了十二万凉州兵马,留了五万在凉州城给柳兰溪,带来了三十七万兵马。
这个数字,不得不说,短短时间,收获极大。
但是宁叶怎么也没料到,他见到温行之时,温行之只剩下了二十万兵马,就如他怎么也没料到温行之会那么轻易丢失了幽州城一样,折进去的十万兵马,也不在他的计算范围内。
他看着温行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实在是温行之太落魄了,他相信温行之比相信宁知的剑还要厉害一些,但这样落败的极惨的温行之,却给了他极大的冲击。
温行之苦笑,“是我低估了凌画和宴轻,输的惨败,对不住宁少主了。”
宁叶叹气,“何以至此?”
温行之请他入营帐,“宁少主让兵马歇息片刻,我们入帐细说。”
宁叶点头。
二人入帐后,对坐,温行之便与宁叶详细说了他回到幽州城的等等经过,从宁知被宴轻杀,到半日前他惨败给宴轻和凌画。
温行之听完,沉默片刻,才开口,“小叔叔之死,不怪你。”,话落,又道:“幽州城被丢成山的炮筒子炸开了东城门,也不在你的意料之中,那东西太厉害了,我也没料到,但你为了粮草苦追宴轻惨败,损失八万兵马,这个确实不该。”
温行之自己也知道,他惭愧道:“是我自以为是了,没探听到具体的消息,急功近利了。”
若是早知道凌画的兵马那么快赶到,他说什么都不会折返回来中了他们的埋伏杀这一场致使损失如此惨重。
“事已至此,说这些都没用了,整合兵马,原地扎营休息一日,明日一早,启程前往幽州夺城。”宁叶捻着玉扳指,“务必要赶在碧云山的兵马到达幽州城前,攻下幽州城,否则我们再无优势。”
温行之抿唇点头,“的确。”
于是,当日,温行之带着三十七万兵马与温行之带的二十万兵马重新整合了一番,由宁叶一人统领率兵,温行之做监军副将,一日后,拔营前往幽州城。
凌画和宴轻虽然打赢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收服了八万兵马,但也很辛苦,如后面被狗撵的一般,大军连行了几个日夜,才回到了幽州城。
进了城门后,容不得休息,宴轻便带着人布置城防。
凌画坐在总兵府里,放出飞鹰,送去给叶瑞,催促他兵马快快来到,同时又怕叶瑞关键时刻不靠谱,又给新皇萧枕发了信鹰,说明幽州目前状况,让萧枕看着决定京城最少能留守多少兵马,其余的人最后做好最快的准备,都派来幽州,还有江北也有少量兵马,还有江南漕郡,还留了两万兵马,八方凑兵吧,实在不行,招兵买马,急训半个月,也能解幽州一时之危。
幽州城里的粮草也只够半个月嚼用,后续粮草也要半个月才运进幽州,凌画觉得他们最多能守城半个月,谢云将温行之的粮草都毁了既是好事儿也不是好事儿,幽州城内无粮草,只有他们自己来时带的粮草,所以,铁定撑不了太久。
凌画放飞了信鹰后,便与众人一起,全力打起精神,迎接宁叶带的大军攻城。
果不其然,在他们回到幽州城一日后,宁叶在一日傍晚,带着五十七万大军兵临幽州城下。
这回与宴轻和凌画带着大军攻城何等的相像,不过短短时间,他们就成了守城的人,宁叶和温行之成了攻城的人。
宁叶来到后,没立即攻城,而是让大军原地休息,养足精力,以免再出现温行之与宴轻凌画对打时士兵们精力不足的情况。所谓吃一堑长一智。
同时,宁叶命使者给幽州城守城的宴轻和凌画递了一封告知书。
宴轻收到书信后,嗤了一声,也没拿给凌画看,直接扔进了火炉里给烧了。若是京城,这三四月的时节,自然已是春暖花开了,但幽州城毕竟偏北,这时节还是有些冷的,尤其是夜晚,风硬凉寒。男人们火力壮,并不觉得冷,但是凌画身子骨弱,偏寒,屋内命人搁了火炉取暖,因天气并不是严寒时节,炉火烧的并不旺,只带着温温的暖意,所以,宴轻的信扔进去后,好半天才着起来。
凌画问宴轻,“宁叶说了什么?哥哥不给我看就给烧了?”
诸界道途
宴轻脸色不好,“不知所云,看不懂,就给烧了,我觉得你用不着费眼睛看。”
凌画眨了两下眼睛,伸手去抱他,她手臂软,整个人软,“哥哥,你有把握打赢宁叶吗?他身边折了一个宁知,可带了整个碧云山数千高手。”
“我若说没有,你就信?”宴轻低头看着她。
凌画仰着脸,“自然不信。”
“这不就得了。”宴轻大手放在她头上,轻轻摸了两下,撤回手,语气轻飘飘,“就算为了你,我也不能输。”
这话由他嘴里说出来,听着好似没什么分量,但却落在凌画的心坎上,重若千钧。当然,凌画也能够感受到他的重若千钧。
若是不知道凌云扬从《推背图》里推演出的两幅画面,凌画自然体会不到这句话的分量,但自从知道了那两幅画面,她便一直提着心,到今日,宴轻这样说,她可以肯定,凌云扬从《推背图》里推演出的两幅画面怕是并没有多少偏差。
她想了想,还是对宴轻问:“哥哥,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推背图》的事儿了?”
宴轻身子一僵。
凌画不再看他的脸,而是靠紧他,身子贴着他的身子,脸贴着他胸膛,手臂环绕着他的腰,以柔软的姿态温柔的语气,对他轻声说:“你有没有改过命?我觉得吧,你跟我说说,也没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