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七百七十四章 貴族的手下熱推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在帕希斯诊所之后,巴洛又带着杨天去了附近一带的四家诊所。
这四家诊所的业绩没有帕希斯诊所那么厉害,人也没有帕希斯诊所那么蛮横无理。
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诊所都拒绝了杨天,连尝试的机会都根本不给。
原因非常简单——杨天太年轻了,且没有可靠的师承。
没错,这个世界虽然用的医术不叫中医,但在这一点上,却跟中医非常相似——都很看年纪和师承。
这也不难理解。
毕竟这个世界的王室和贵族都是不需要医术的,只要有圣光神术就够了。
那么上层人的钱和人力,自然都不会投入到医术的研究、医术人才的培养上。
没有专业的学院去培养医师,那么医师的来源自然就非常单一了——只有靠民间老医师带新医师。
而这些老医师或许会一些医术,但唯一擅长教人,所以培养周期肯定也都比较漫长,不带个二三十年都不敢把学生往外放。
所以,一个新的医师想要立马被诊所认可,最需要拿出的两个东西就是——靠谱的师父,以及足够的学龄。
可杨天两个都没有。而他本身又过于年轻,才二十来岁,自然很难让那些诊所的老板信任了。
超級學神 鬼谷仙師
“唉,没想到那些老板目光都这么短浅,连试试的机会都不肯给你,”走在路上,巴洛遗憾地对着杨天说道,“我们现在要去的这一家,已经是附近的最后一家了,也是生意最差的一家。如果他们再不接受你,那想在附近一带找到诊所工作,基本上就没戏了。”
杨天也有些感慨。
在地球上,他已经是声名显赫、举世皆知的神医。
他若是想工作,全世界最顶尖的医院怕是都要跪下来求他过去。
可没想到到了这边,想找个小诊所上班,都成了这么困难的事情。
真是造化弄人啊。
“没事,说不定这最后一家,生意不好,人也会比较和善、好说话呢,”杨天拍了拍巴洛的肩膀,安慰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
这最后一家诊所的位置比较偏僻。
处于一片老旧居民区的最里侧。
两人在七扭八歪的深巷里走了十几分钟,绕过最后一个拐角,这才看到了那家诊所的招牌。
这么偏僻的地方,按理来说就算有生意也该极少,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该门可罗雀才对。
可此刻……
“嘭嘭嘭嘭!”巨大的砸门声传来。
只见诊所的门是紧闭着的,而门外站着五名人高马大的剽悍猛男。
当中一个是光头,正举起肥硕的手掌,不停地拍着那破旧不堪的木门。
“马克你这死老头,赶紧滚出来!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家!”
“我们里维少爷看上你那下贱的女儿,是她的荣幸,你可不要不识抬举!”
“你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可要砸门了。你这破木门可拦不住我们!”
“赶紧滚出来,不要逼我们动手!不然老子们等会一定把你这把老骨头给拆了!”
……另外四个壮汉疯狂地叫嚣着,声音很大,显然能轻易地穿过门板和围墙传达到诊所内。
刚出拐角,站在这些人的大后方的杨天二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意外。
从这些人的话语里不难听出,这些家伙是来欺负人的,而且多半是某位贵族公子哥的帮凶。
杨天本来也不是那么多管闲事的人,但今天这些人可是挡在了他的求职路上,那他自然要管了。
他迈开步子就要朝那边走去。
一只手却是拉住了他。
正是巴洛。
遊轉四方的三村面包
“别冲动啊杨天,冲动是魔鬼,”巴洛连忙道。
“咋了,”杨天有些疑惑,“你怕我打不过他们?你对我也太没信心了吧?”
巴洛翻了翻白眼,道:“你可是神术天才,我知道你肯定打得过他们,但是……这世道,也不是说打得过就一定牛逼的啊。之前那家诊所,老板虽然有钱,但毕竟只是庶民,你别说把他的门卫打了,就算把他本人打了,凭借你的神术师身份,也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可眼下那几个家伙……可是贵族的手下。”
不尋常邂逅
巴洛偷偷指了指那几个壮汉,“你看他们的肩膀上,有一个小的贵族徽章。这个徽章样式我好像见过……好像是瑞恩家族手下的一个中级贵族的徽章。这种中级家族,可不好得罪啊。至于那瑞恩家族,可是正经的上等贵族,旗下有许多强大的神术师,在凛冬城内地位极高。要是招惹了他们,哪怕你是神术天才,未来也会麻烦重重,甚至可能被扼杀在成长起来之前啊!”
瑞恩家族?
听着怎么有点耳熟?
杨天仔细回想了一下。
哦,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之前遇到过的那个钱德勒·瑞恩所属的家族吗?
当时钱德勒以家族的名誉和杨天打了个赌,结果输掉了,只能被迫放过休利亚,让休利亚和克劳洛得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如果说眼下这些人,是和那钱德勒的家族相关的家族人士的话……
戀上那雙眼眸
那岂不是更应该制裁了?
而在杨天回想的这么一个时间段里……
那边五个暴躁的壮汉一直没等到木门的打开,终于是恼火起来了。
一个壮汉走到旁边,搬起一块大石头,来到门口,举起石头用力地往门上砸。
“嘭!嘭!嘭嘭嘭!”
那陈旧而朴素的木门,哪里经得起这么砸啊。
石头每一落下,就会砸起一阵木屑。
砸到第五下的时候……
“嘭!——”门板终于变形,门闩也被砸破了,哐当一声,门打开了。
只见这门内的屋子里,一个身形干瘦的中年男人正脸色苍白地看着门口。
他的年纪大概就四十来岁的样子,但脸上皱纹弥补,头发也有不少变得花白,看着比普通的中年人要老很多。
“你……你们……你们不要过来!这里是我家,我不允许你们进来!你们……你们这是擅闯民宅!是犯法的!”中年人颤抖着控诉道,声音却有些发虚,中气不太足。
几位壮汉们却是哈哈大笑,嗤之以鼻。
他们走进屋内,将这个中年人围在了中间,冷笑着看着他。
光头壮汉扫了一眼屋内,没有看见小姑娘的身影,冷笑着看向中年男人,道:“老东西,你不会以为把女儿藏在后院,我们就找不到了吧?我奉劝你赶紧把她叫出来,让她乖乖跟我们走。反正少爷有命,人我们是肯定要带走的。区别只是,如果你们反抗,会多遭受些皮肉之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