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小閣老 三戒大師-第八十三章 臺南歡迎你閲讀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第二天,王七便精神抖擞的出现在58大队的移民面前,像接他们来时那样亲自送他们离开。
移民们来时基本两手空空,去时却人均大包小包了。虽然提前几天,大队已经把农具收回,以供下一批准移民使用。但配发的服装凉席布单、锅碗瓢盆之类,却全让他们带上了,也不值几个钱……最贵的大铁锅也不过百文一口。
虽然到了行政区虽然也会发,但数量毕竟有限,有双份也好替换着用。
移民们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一眼王青岙,只见稻田中,当初他们移栽的秧苗,如今已经快要成熟。沉甸甸的稻穗低着头,在风中微微摇动,像是在欢送他们一样……
从王青岙出来,沿着环岛的公路走了五里路,便到了一号码头。
去台湾、吕宋、苏禄方向的数艘千料大船,早已停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码头上人头攒动,都是从各大队分到这三个行政区的移民。
王七亲自将李守忠、高达,还有二十来户移民送上了去台湾的阿里山号。
分别前,他不厌其烦的跟每家道别,除了吩咐他们到了台湾要好好生活。他甚至知道每一家的问题,用最后的时间再做一点思想工作。
比方这家人男人有点懦弱,就叮嘱他支棱起来,要他婆娘有事儿多上心。
那家有太刺头,凡事都喜欢争竞,他就劝他们去了要以和为贵。进了生产队就是一辈子的乡亲了,远亲还不如近邻呢,要注意团结。
等到了李守忠和高达兄弟,王七看他俩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挨个抱了抱两个小子,末了在李守忠耳边轻声道:“小子,你心里也有秘密吧?别憋着,说出来叔帮你参详参详。”
“……”李守忠如遭雷击,嗫喏半晌摇摇头道:“说了也没用。”
“不说你怎么知道呢?”王七使劲拍了拍他的脸,满口白牙笑道:“行吧,等你哪天想说了,给叔写信。不会回头就忘了你七叔吧?”
“哪能呢,俺一辈子也忘不了七爷。”李守忠紧咬着嘴唇,别过头用手背直抹眼泪。
差点儿就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这时船上响起催促启程的号声,王七拍拍两人的肩膀道:“行了,快上船吧!一路平安!”
虽然集团内部禁止行跪礼,兄弟俩还是不约而同给王七重重磕了个头,这才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船。
待他两人上去船,刘队副出现在王七身边:“大队长,真放这俩小子走了?”
王七朝着已经上了甲板的李守忠等人挥挥手,叹了口气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再抓两个屁孩子有什么用?”
他们这些培训干部除了受移民委领导外,还要暗中向保密局汇报。主要任务是在培训期间对本大队移民的身份和来历进行详细摸底,并配合保密局的一系列行动。
通过之前移民办的初审,和其余大队的摸底,保密局便初步查获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分子。审讯后得知,原来是东厂训练了相当数量的奸细,意图通过移民打入集团的海外领。
但东厂这次的行动格外小心,细致的简直不像他们的水平——所有奸细互相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自己的上线是谁。
他们的任务是多看多听,尽量收集一些有价值的证据,等安顿下来后给家里捎信,日后自然会有人联系他们。
保密局就此案与特科会商后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只对嫌疑目标进行暗中监控,等上线露头再说。
保密局同时下令各大队,加强摸底力度,把混进来的奸细尽可能找出来。
所有培训干部都受过专业训练,能通过观察、闲聊和谈心,不露痕迹的分辨出奸细来。
别看王七大大咧咧,一副没有心机的样子,反而最适合摸人老底了。因为人们很容易对他不设防……
李守忠和高达又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王七早把他俩的心肝脾肺肾都看透了。
其实哪用王七出马?随便一个保密干部,跟这俩货处上几天,都能看出他们有问题来。
哪有亲兄弟整天日你妹日你姐的?而且你妈我妈他妈的,还分得那么清楚……
不过王七跟这俩小子处下来,发现他们真的都是苦出身,也没啥坏心眼。甚至如果标准放宽一点,还可以说是俩好孩子……
但愿他们能回头是岸吧……
~~
那边兄弟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保密局的黄名单。
李守忠一上船就开始晕,吐啊吐的起不来床,高达又不知道跑哪去了,想漱漱口都没法子。
好半天,才见高达进来。
“死哪去了……”
高达一边给他倒水,一边道:“他们说刚才路过那个山啊,是观音菩萨的道场,大伙儿都远远给菩萨磕头呢,俺也替俺爹俺娘你姐俺妹俺外甥都磕了,脑瓜子都肿老高了。”
李守忠暗暗翻白眼,麻痹,就没给老子磕。
高达给他喂两口水,忽然黯然道:“姐夫,咱这么弄,不会多行不义必自毙吧……”
“才刚出来扫盲班,就满嘴顺口溜?”李守忠白他一眼,左右看看,舱里没人。自己也气短道:“唉,那会儿没上船,俺差点给七爷撂了实话。可咱两家十好几条命攥人家手里,你说咋整么?”
“唉,木法整。”高达沮丧的搁下碗,抱头蹲在地上。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指不定旁人把任务完成了,就木咱俩啥事儿了咧。”李守忠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这时同舱的移民也拜完观音进来了,看到高达的动作便呵斥道:“不准在舱里拉屎!怎么学的规矩?”
“你才粑屎唻!”高达赶紧站起来,让他们看自己还穿着裤子呢。
再往后舱里一直人多眼杂,两人也没机会再讨论这个两难的问题。
~~
五天后,阿里山号抵达淡水市。
如今台湾行政区已经有整整十个市了。除了最初设立的基隆、淡水、凤山、宜兰、台南五市外,又增加了台北、桃园、新竹、彰化、云林五个市,总人口已经超过三百万了。
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台湾自身禀赋极好,且与福建隔海相望,又是集团南下的必经之路,还是南海集团唐董事长的心头肉,发展速度冠绝海外十八省,也是理所当然的。
发展越快,对人口的需求就越旺盛,十个市都在铆足了劲儿抢人。
阿里山号还没到岸,各市就已经分赃完毕了。移民们一下船,就被各市派来的工作人员直接带上自家的船,打道回府了。唯恐被别的市抢去了一般。
别人还好说,李守忠可要了亲命了。他还没捞着喘口气呢,就又被架着上了去台南的船。
台湾海峡本来就暗流涌动,六月份又是南风劲吹,顶着风南下要多颠簸有多颠簸,这货最后直接给整休克了。
船一到台南,他就被第一时间抬下来,送去医院躺了一个月。好在所有费用都不用操心,因为是运送途中生病,所以由市政厅支付。
出院那天,高达来接他。
李守忠在柜台上签字办手续,高达帮他提着衣物,坐在大厅的长椅上左顾右盼。
只见女护士们戴着浅蓝色的燕尾帽,穿着小翻领短袖的护士裙,露着白生生的胳膊,端着托盘轻声说笑着从他眼前走过。
看着那白花花的胳膊,高达感觉心跳都乱了,呼吸都不匀了。
直到他后脑挨了李守忠响亮的一巴掌。
“你打额干啥?”高达捂着后脑勺,有些恼火于在护士姐姐们面前丢了脸。
“你看哈?你那双贼琉球瞅啥呢?”李守忠哼一声,拎起包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教道:“我跟你说婚姻不是儿戏,你要专一捏,俺妹子可等着你呢。”
“就你专一……”高达不服气的跟在后头,嘟囔道:“不为了看白胳膊,你能在医院一躺个数月?”
李守忠气得回头扬手,高达赶紧捂住头,不敢再废话。
两人出去医院大堂,瞬间便被亚热带毒辣的夏季骄阳笼罩。
李守忠感觉又是一阵眩晕,高达赶紧把自己的草帽给他扣上。
“你咋又把头发剃了呢?”李守忠发现高达又成了光头。他已经知道集团对发型没有强制要求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生头虱。
兄弟俩蓄了半年多了,眼看好容易能重新束发了,没想到高达又剃了。“咋么,这边得剃头?”
“没,太热了,剃光了凉快。”高达从一旁用竹席搭的车棚中,牵出了一辆驴车,得意道:“队长知道俺来接你,把生产队的驴都派给我用了。”
“牛逼。”李守忠高兴的坐在另一边,大热天有车坐,真是活活美死。
高达便把驴车牵出了医院,出门时还递了个条子给门卫,门卫看了看车屁股,这才抬杆放行。
“那啥?”李守忠不解问道。
“出门条。”高达道:“进门的时候给的,得对上车牌号才放行,不然丢了车算谁的。”
“车牌号?”李守忠发现自己这一个月,漏了很多事情。
“就是挂在后头的那个铁牌牌,是市政厅发的,一车一牌,没牌不能上路。”高达道。
“这又是个啥?”李守忠又看到驴屁股上挂着个油布兜子,里头装着一团团的东西,摸摸还热乎乎的。“你咋把吃的挂驴屁股上了呢?”
“哈哈哈。”高达笑得前仰后合道:“那是粪兜子,给驴粑屎用的!不带这个城管会抓的,抓着往死里罚!”
“乖乖,真讲究。”李守忠讪讪的缩回手,要不是小舅子提醒,他就伸进手去摸一块尝尝了。
再看宽阔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马车、驴车、牛车,果然都挂着粪兜子。也正因如此,那宽阔的马路上才能保持干净吧。
妖王 小說
马路两旁种着高大的棕榈树和椰子树,李守忠虽然不认识,却觉着怪好看的。
高达便去道旁的小卖部里,掏钱买了两个椰子,让人开好了口子,插上麦秸回来,递给李守忠一个。
“这纸片片真能当钱使啊?”李守忠惊呆了。
掠愛成癮:帝少求放過
离开舟山时,大队里将所有人没用完的工分,全都给他们兑成了白银票。他俩干活卖力气,花钱又不多,兑了整整十两银子呢。
不过李守忠一直不把那种花花绿绿的纸片片当回事儿,觉得太糊弄人了。这会儿却见小舅子用一张最小面额的‘十文’纸片片,买了俩椰子,还找回来八个铜钱,又是一阵惊讶。
“废话,集团啥时候骗过人?”高达白他一眼,美滋滋的抽着喝起来。
李守忠也尝了尝,冰冰甜甜的怪好喝哩。
“分地了么?”喝一通消了暑,他问道。
“分了,一人十亩旱田,十亩水田。”高达叹口气道:“不过咱太亏了,人家女人,老人和孩子都顶人头,能分个一两百亩呢。”
“你可惜啥,你还真打算种地啊?”李守忠翻翻白眼道:“你不想回家,额还想回家看额娃呢。”
“你这么说,那正好。”高达一抹嘴道:“咱队长说了,咱们市的头等大事,就是修大圳。每个生产队都得出劳力。像咱俩要是去的话,咱们分的地队里给种,打了粮食算咱的。还能另拿一份工钱,而且还管饭。”
“去,干嘛不去!”高达一拍手里的椰子道:“既然这纸片片能用,能挣钱就比种地强!”
“那咱回去就报名了?”
“报!”
兄弟俩说着话,驴车渐行渐远,消失在热气蒸腾的马路上。
ps.这回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