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新書 七月新番-第655章 對手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因为风雪所阻,武都郡的胜利传到长安,已是武德四年除夕。
第五伦读完牛邯所献隗嚣《绝命书》后,不由唏嘘道:“隗季孟终究还是授首了。”
他将此书示与太常王隆过目:“隗季孟与汝叔父王惠孟(王元)乃故交好友,少保恐怕要伤怀了。”
王隆及其叔父、长陵大土豪王元,是第五伦立足关中早期的重要支持力量,加上王元在第五霸生前经常能献狗送斗鸡,讨得老爷子欢心,所以后来第五伦给了他一个“少保”的虚衔。
王元同样与隗嚣交往莫逆,第五伦与隗嚣初见,就是在王家的长平馆。当初王元多半还犹豫过,究竟在第五伦和隗嚣间选谁?但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了,第五伦不至于追究算账。
然而与其叔父不同,王隆却对隗嚣观感很低,随手翻完其绝笔信后,摇头道:“隗季孟庸人也,生于陇右,本当任侠豪横,却偏偏以治儒术闻名,五经却白读了。”
“天下乱时,隗嚣也心生野望,援旗纠族,假制明神,妄图借复汉之名,成就齐桓晋文之事。然而却连其叔父宗侄都不能压制,以汉帝为傀,自己也成了傀儡,非得其叔父死后,才能掌握陇右。当时陛下已入主关中,政修民附,贤士满朝,隗嚣竟不识明主,而拥兵自固,欲为六国之计,于是谋臣去之,河西逆之,以至于败走狄道,最后竟投奔公孙述,勾结戎狄入寇,直到今日身殁众解,盖不足怪也。”
在王隆口中,隗嚣就是一个没有王侯命,却生出了偏霸心思的跳梁小丑,早就该亡了!
第五伦笑道:“那在伯山看来,隗嚣比之南方楚黎王秦丰、东方齐王张步如何?”
这两位先后归降了第五伦,第五伦也没杀他们,将秦丰贬为庶民,看押在幽州,而张步毕竟给第五伦上过贡,待遇好点,今为“安步男”,在洛阳修了个小宅地关着。
王元竟道:“张步、秦丰虽庸,败亡之余,知所归往,犹能保其后嗣,故隗嚣尚不如二人!”
然而御史大夫景丹,却有不同的看法。
“陛下,臣以为,太常所言偏颇。”
景丹一直行政温和,然而今日却一反常态,为了这件“小事”与王隆争论,还真少见。
却听景丹说道:“隗嚣初据陇坻,一度谦恭下士,使一众陇右豪杰归之,他虽不擅长兵略,治国却有一套手段,最初尚能刑政修举,兵甲富盛,使陇右安于乱世,方能一时窃据其中,虽不如齐桓晋文,然亦有晋国六卿之风矣。”
“只是陇坻虽隘,非有百二之势,区区数郡,难御大魏堂堂之锋,至使穷庙策,竭征徭,而终于败亡,不在于其能力不足,而在于未能识得真主,先拥戴刘婴,又转投公孙,南辕北辙,就算能耐再大,也难敌大势。”
我是小小澤 小說
我 在 異 界 有 座 城
景丹进一步提出:“此人虽非王、霸,亦曾割据一方,听说陛下已令太史令编撰《汉书》,未来还要修一部《新书》,以纪王莽代汉,至大魏武德元年前,这二十年间种种,当给隗嚣留一个列传。”
太史令隶属于太常,这是王常的活,听闻景丹此言,颇为不解,隗嚣何德何能可入列传啊……
然而第五伦却已表现了倾向:“御史大夫所言甚是。”
第五伦心中暗许景丹,暗道景孙卿亦是一位宰相之才,格局很大啊,他说得很对,隗嚣抵抗了第五伦整整七年,也算一度的敌手,若将他贬低太过,显得连张步、秦丰都不如,放目天下尽是庸人,那第五伦的一统大业,靠谁来衬托?只凭刘秀、公孙述,这两位虽然还算能打,可还是不够啊。
眼看北方大定,一统只是时间问题,该为这段历史的陈述仔细想想了,所以对隗嚣,对他早年迅速整合陇右,该夸的地方要夸,但对勾结羌胡、错投公孙,该骂之处亦得狠狠骂!刨了隗氏祖坟亦不足惜。
给隗嚣定了性后,第五伦又看了马援、牛邯的奏疏,思索道:“至于隗嚣尸首,就不必送入长安了。”
第五伦道:“隗季孟毕竟是予之故人,当初予身陷五威司命府,他还奉刘歆之命来助。予虽喜陇右彻底安定,但今日若见其容颜,却也会怅然泪下,想起当年之事,相见不如不见,且将尸身弃于氐羌之地,任胡鹫乌鸦啄食,再将隗嚣头颅在陇右诸郡传示,让陇中豪杰看看,勾结外敌,错投公孙,是何下场!”
隗嚣好歹是遂了遗愿,但另一位第五伦老熟人的尸首,就没有这种“故人”待遇了。
“什么,胡汉伪帝卢芳,被车骑大将军斩为十二段,已到长安北门了?”
第五伦第一反应是问旁人:“耿伯昭知道其弟耿广战死河西了?”
景丹回禀:“河西奏报才送到长安没几日,并州不至于提前知晓……”
直到装着卢芳尸骸的马车驶达未央北阙,第五伦看到小耿的奏疏,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原来,那卢芳作为第五伦的刀下余鬼,知道此子狠辣,明白自己肯定会死得很惨,被擒获后就自断其舌,然后寻找各种机会以头撞地,他的伤口感染恶化,又闭口不吃水和食物,眼看这家伙是没法活着送到第五伦跟前,耿弇索性将他杀了,并在上奏里陈述了自己的理由:
家有色鬼(真人漫畫)
龍族
“卢芳自称前汉十一帝庇佑,加上他本人,共有十二条命,头颅十二颗,所以新莽时安定太守曾经‘斩卢芳头’,卢芳的尸体却依然能长出新头,流亡匈奴,并州人相信这些胡言的不乏少数。”
并州地区胡汉杂处,巫风盛行,死人复活本就是当地传说,第五伦记得自己去新秦中戍守时,偶然读到过一篇名为《墓主记》的文章,是戍卒传抄的故事:戍卒丹因刺伤他人被弃市后掩埋,三年后复活,又四年后能说话了,他便讲述了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见闻,并声称自己本不该死,是被司命遣回人间的……
这便是卢芳这骗子立足的土壤,据说不少被俘的胡汉将领称,他们早就看这个假汉帝不顺眼了,但一直顾虑着卢芳死能复活,就算刺杀也没法一次毙命,所以才心有忌惮。
“于是臣便在新秦中,当着数万军民,以及匈奴、胡汉俘虏的面,亲斩卢芳!”
据奏疏中描述,卢芳头颅被砍下后,登时毙命,耿弇特地将尸首在雪地里放了三天三夜,卢芳并未像他吹嘘的重新活过来,眼看这家伙死透了,耿弇才将其尸体也断为十多截,用石灰和盐腌好了送来给第五伦过目。
第五伦不想看着臭烘烘的“新年礼物”,让人去检校了事,只安排道:“十二截,这数目倒也正好,卢芳纵有十二条命,也全都在此了。”
对这十二份尸块,第五伦已经想到了最好的安排:“卢芳本三水杂胡,僭称汉武曾孙,冒充刘氏,其行径类似河北刘子舆,却因投效匈奴,对单于称‘儿臣’,比刘子舆更加卑劣!不但人神共怒,就算前汉十一帝有知,亦会愤懑不宁。”
“汉有十一陵,渭北有高帝之长陵,汉惠之安陵,汉景之阳陵,汉武之茂陵,汉昭之平陵,汉元之渭陵,汉成之延陵,哀、平两帝亦有义陵、康陵;渭南则是汉文之霸陵,汉宣之杜陵。”
“将卢芳十一份尸身,分别送往以上诸陵,就算是新年祭肉,再告诉前汉诸帝,承袭汉家天命的魏天子,替汝等将这骗子诛杀,可安心血食!”
杀人,还要诛心?这大冬天的,卢芳早成冻肉了,哪还有什么血啊,但众人想想似乎还有点道理,连忙安排人手去办,这些汉陵颇为分散,不赶快点可要错过正旦之祭。
“至于头颅……”第五伦沉吟之际,王隆等人提议:“卢芳胡种也,当悬其头于北阙,以示万里。”
这是汉朝就有的保留节目了,每个皇帝不挂几位蛮夷戎狄君上的脑袋上去就不舒服。
然而那是前朝的规矩,到第五伦这就不同了。
“悬头于藁街蛮夷邸,便足以威慑氐羌杂胡。”
他轻蔑地冷笑道:“区区卢芳,跳梁丑类,也配悬于未央?”
第五伦将汉朝的标准提高了,魏朝的未央宫门,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挂上去的。
他望向太阳升起的位置:“东门苍龙阙,乃是未央正门,面向堂堂中夏,芸芸百姓,故而只挂过一人头颅,那便是‘暴君’王莽!”
第五伦决定了,从现在,直到魏朝灭亡那天,东阙都将是王莽的专属地,不管是二百年,还是三百年、五百年,都不容其他脑袋涉足。下一个被人们挂上去的,第五伦希望是不肖子孙“魏末帝”的脑袋,最好是被愤怒的人民,用他杀王莽的“斩龙台”砍掉的。
“北门玄武阙,要留着给匈奴单于,有朝一日他会来的,要么稽首称臣,要么便上去陪着玄武龟蛇。若是他日车骑大将军、后将军擒杀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也只配挂在蛮夷邸。”
第五伦投袂而起,踱步至殿中,回首而顾,目光瞥向另外两处:
“予已下令,让工匠为吴、蜀二主,在长安修建宅第,若二人最终归顺来降,可安乐其中,坐享关中风物,必不思念吴蜀。”
但以第五伦对这两位的了解,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比起卢芳、隗嚣这些杂鱼,这二人才是他的对手,尤其是刘秀!
“若违抗到底,那西门白虎阙、南门朱雀阙,便是公孙子阳、刘文叔的最终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