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秦時羅網人 曉戀雪月-第兩百二十六章 垂死病中驚坐起鑒賞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哗~”
惊鲵剑修长的剑刃萦绕着宛如漩涡的透粉色剑气,随着惊鲵目光冰冷,隐藏数年的杀意迸发,一道近乎实质的纤薄剑气便是随着一剑挥舞而出,锐利且迅猛,对着明珠夫人斩去。
根本没有和明珠夫人继续交流的意思。
对此,洛言心中也是一紧,根本来不及阻止,他也是未曾想到,惊鲵竟然一言不合就砍人,甚至连惊鲵剑都召唤来了,更未曾想到惊鲵的实力更进一步,达到了宗师境界。
当世宗师能有几人?
一个宗师境界的剑客,还是杀手出身的剑客,想要砍死一个人会有多容易?
若不是洛言这个累赘靠在惊鲵的怀中,这一剑足以直接将明珠夫人秒杀,除非她有什么奇特的异术,亦或者修炼了至强外功,不然绝无存货的道理。
不过就算被洛言拖累,这一剑也不是明珠夫人可以轻易抵挡的,甚至扭身躲避也有些来不及了,唯有运转全身内息,一掌拍出,紫黑色的内力震荡着四周的天地之力,化作滚滚涟漪与这一道剑气对轰在一起。
可仅仅持续了片刻,掌力便维系不下去了,被剑气砍碎,切开了明珠夫人的掌印,鲜血瞬间溢出,锐利的剑气直接将明珠夫人袖口崩碎,露出了白皙如玉的手腕,只是此刻美好的手臂微微颤栗,鲜血顺着手指缓缓滴落。
这一剑差点废了明珠夫人的一条胳膊,好在只是剑气,未曾有惊鲵剑这等神兵利器加持,不然结局显然不会这般好。
明珠夫人那张妖艳的面容瞬间冷静了几分,美目幽冷的看着手执惊鲵剑的惊鲵以及靠在她怀中装死的洛言,尤其是洛言,死死看了一眼,仿佛要将他的样貌记在心中,永世不忘,随后一言不发,甚至没有扔下一句狠话,闪身便是向着府外逃去,显然不愿继续面对惊鲵。
惊鲵微微蹙眉,便是欲继续追杀,身为杀手,她不是那种做事喜欢留尾巴的性格。
几乎就在惊鲵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洛言已经一把抱住她的腰肢,有气无力的说道:“别管她了,先照顾我吧,我胸口好疼,你快帮我揉揉。”
惊鲵清冷的眸子瞬间看向了怀中的洛言,感受着洛言那强有力的双臂,抿了抿嘴唇,道:“你留着她是祸害,她看你的眼神很决绝,此事不会就这般结束,你要想清楚。”
她知道洛言在装死,自然不可能给他揉。
若是之前也就罢了,关心则乱,说不得会给洛言得逞,可现在自然不可能。
湖蛟 小說
“我会处理好的,麻烦你了。”
洛言见装死不成,干笑了一声,缓缓起身,也不赖在惊鲵怀中了,解释道。
“切勿为了儿女情长将自己陷进去。”
惊鲵美目有些认真的看着洛言,提醒道,像极了大姐姐教育自己弟弟,不希望洛言在女人身上翻了跟头。
说着,眉头微微轻蹙,伸手轻轻擦了擦洛言嘴角的血迹。
她刚才已经感受到洛言身体气息还算平稳,没受什么重伤,可嘴角这抹鲜血无疑有些刺眼。
别擦啊,我还打算留给紫女和焰灵姬看呢……洛言想了想,打算等会再喷点,反正他气血充足,喷的再多也顶得住,对比之下,惊鲵的关心却是不常有,让他心中好生感动。
平日里没白疼她和小言儿啊!
几乎就在洛言念头落下的瞬间,身后传来了两道破空声,气息很熟悉,府内除了紫女和焰灵姬,还有谁能来的这么快。
墨鸦带着一群罗网小弟全程装死中……本来罗网小弟要动手的,却被墨鸦拍了脑门,言辞制止了。
感受到两女的气息,洛言的伤势瞬间抑制不住,嘴角鲜血瞬间溢出了不少,顺着嘴角沾到了衣服上,就连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虚弱了许多,有气无力的。
“……”
惊鲵那双清冷透彻的眸子也是眨了眨,看着洛言这幅骚操作,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惊鲵之前那句话在此刻无疑显得毫无价值,眼前这男人会被儿女情长牵绊?
“刷~”
两道香风扑面,紫女和焰灵姬都是闻讯赶来,速度相差无几,硬实力两女也算是半斤八两,偏重的方位不一样,不过对于洛言而言,实力这种东西只能分为惊鲵和其他,没啥好比较的。
洛言还能让紫女和焰灵姬去对敌不成?
真如此了,他养的墨鸦和罗网杀手岂不是成了吃白饭的!
墨鸦和罗网杀手:……
焰灵姬搀扶住了洛言,看着洛言苍白虚弱的模样,尤其是嘴角溢出的鲜血,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洛言如此狼狈虚弱,顿时心惊,旋即便是愤怒,美目凶凶的看向了执剑的惊鲵,道:“姐姐也未曾拦住她吗?”
紫女担忧的看着洛言,随后不解的看着惊鲵,以惊鲵刚才爆发的气机看来,甚至还在卫庄之上,怎么会拦不住明珠夫人。
这院落是明珠夫人的院子,洛言这幅样子被谁打的显而易见,何况明珠夫人刚才逃窜的身影她们也看见了。
“我让墨鸦他们去追杀她!”
焰灵姬气势汹汹的说道,那劲头像极了带领家眷杀向小三的模样。
洛言闻言却并未阻止,只是虚弱的身体一软,靠向了紫女,脑袋直接枕在了她的香肩上,还有心情拱了拱,像极了一头拱白菜的猪,无力的哼哼两声,表示自己没意见。
焰灵姬美目一冷,旋即便叫出了墨鸦,让墨鸦带人去追杀,生死不论。
全程观望的墨鸦扫了一眼微微睁眼的洛言,心中苦涩,拱手应道:“诺!”
旋即带着小弟们去满城搜捕了。
“没事吧~”
紫女也是顾不得洛言风流了,看着洛言这幅死相,心中的怨气也是消散了几分,询问道。
“胸口好疼。”
洛言无病呻吟,一副快死的模样。
One Kiss A Day
焰灵姬倒是没有怀疑,谁让洛言这血喷的和番茄汁一样,说一个字溢出一点点,看的惊鲵都有些怀疑了洛言是真的如此了。
“派人去请医家传人端木姑娘,还有……算了!”
紫女本想让念端先生也过来,可想到洛言这幅死相是因为明珠夫人引起的,这种事情终究不适合让太多人知晓,对洛言的名声有影响。
如今的洛言不是以前在韩国的光脚先生,贵为秦国的栎阳侯,当朝太傅,学宫院长等等,此刻若是爆出他与韩国夫人明珠夫人不清不楚,甚至还因为感情破裂被对方打成重伤,这八卦新闻能瞬间响彻七国。
造成的影响就太大了,绝对是轰动性的!
紫女不得不多考虑一二。
哪怕念端先生不会外传,可影响终究不好。
惊鲵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关心不是,责怪也不是,更别提其他了,倒想眼不见心不烦,可此刻要是走了,洛言这戏可能就白演了,她终究还是不想洛言为难。
小精靈和狩獵士的道具工坊
你就宠他吧!
……
另一边。
墨鸦正带着数十位罗网杀手追杀明珠夫人,很快便是将明珠夫人拦住了,整个咸阳城都是洛言的地盘,想要抓人生地不熟的明珠夫人确实太过容易,甚至说毫无难度。
“夫人!”
墨鸦也没有让罗网杀手对明珠夫人出手,甚至极为恭敬拱手行礼。
“倒是未曾想到,当初姬无夜身旁的一个小角色如今也成了秦国的风云人物,甚至可以拿捏我的生死了~”
明珠夫人狭长的美目幽冷的看着墨鸦,嘴角噙着一抹危险的笑容,冷淡的说道。
哪怕此刻一只手臂半废,她依旧有着属于贵族女子的气场,坦然的面对一切局面,其实她要不是遇到洛言,到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可情之一字何曾讲过道理?
爱上了也就爱上了,梦碎了,也就碎了。
爱的有多深,痕起来就有多深!
“墨鸦不敢,吾等也不是来追杀夫人的,栎阳侯担忧夫人的安全,令吾等保护夫人。”
墨鸦没得到洛言的示意,只能如此说道。
刚才女人众多,洛言只给了一个眼神,他揣测的意思也不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洛言绝对不是示意他们杀了明珠夫人,如真的杀了,洛言也不至于演那么多戏。
“怎么,洛郎想要囚禁我?”
明珠夫人用着无比暧昧的语气说道,可眼神却是冷的可怕。
我哪知道……墨鸦心里暗暗叫苦,这差事当真不是人干的,怎么做都不好,偏偏不做还不行,远不如杀人来的简单。
“栎阳侯没有吩咐,更没有说要限制夫人的自由,夫人若是要走,我等绝不敢阻拦,不过夫人要是想留在咸阳,我等也需要保护夫人安全。”
墨鸦想了想,说了一个模棱两口的答案。
无论如何,显然不能让明珠夫人再来一次了,至少现在的太傅府不适合明珠夫人再踏入了。
“告诉他,我会回来找他的,他说过的,他是我一个人的,无论死活……”
明珠夫人眼中浮现出一抹复杂,旋即冷哼一声,向着城外掠取,她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尤其是得知此人要与阴阳家东君成婚的消息,她更是怒不可遏,偏偏没有任何办法,愤怒过后,理智回归。
她很清楚,单凭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甚至连报复洛言都做不到。
咸阳可不是韩国新郑,如今的洛言也不是当初那个任她揉捏的作画先生了。
一切都变了。
无论是人,还是心!
洛言若是知道明珠夫人心中所想,一定大声反驳:他的心何曾变过,人也没有丝毫改变,还是当初那个缺爱的少年!
墨鸦看着明珠夫人离去的身影,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手下护送了一段距离,直至明珠夫人出了城,才止住身形。
明珠夫人的安全显然无需担忧,只要不是遇到宗师级的人物,一般人可是很难对付她的,潮女妖在夜幕从来不是摆设,极为擅长玩弄人心,一手幻术更是出神入化,配上那一手毒,绝对是个狠角色。
直至遇到洛言,反过来被玩了。
当然,谁玩谁也不太好说,具体的真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远去的明珠夫人仇恨的看了一眼咸阳,她不会忘记今日的一切,轻咬着唇瓣,眼中流露出病娇的神采,又恨又爱又想,低声自语:“洛郎,你的新娘只能是我!”
。。。。。。。。。。
今天的事情得出了一个结论,在这个拥有不科学武力的世界中,泡妞也是有风险的,就和现代那些学医的女朋友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女朋友在想些什么,尤其是你们产生矛盾的时候,她拿着一柄手术刀解剖着什么……
现代更多的是想,毕竟道德法律约束,可古代,尤其是这个年代,明珠夫人却可以付出行动。
“哦~”
洛言无病呻吟着,仿佛自己胸口的伤势真的很疼一般,鲜血倒是不继续喷了,得遵循物质守恒。
端木蓉娴静的跪坐在软塌旁,正给洛言把脉,一双杏眸有着一种令人安心的力量,唯一突兀的就是洛言那一刻不肯停歇的叫唤。
洛言软弱吗?
他这是该硬的时候硬,该软的时候必须软,一味的求硬只会起反效果。
老话说得好,会叫的孩子有奶吃。
同样道理,你不卖惨,怎么博同情,可这一套显然对端木蓉无效,无论洛言如何伪装,就算用内息气血伪装,自身的状况却是不会改变什么的,所以端木蓉有些疑惑了,好看的细眉都是微微皱起,疑惑的看着洛言。
因为洛言明明没事,可脉象和气息却萎靡的一塌糊涂。
除非洛言是伪装。
端木蓉想了想,试探性的询问道:“洛大哥,你……你是不是装的?”
这话她说的有点底气不足,毕竟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谁会没事装病啊!
若洛言不是装的,那她只能回去求助老师了。
“还是没有瞒过你。”
洛言顿时不卖惨了,眨了眨眼睛,眼神也是亮了几分,笑道。
端木蓉不解:“为什么啊?”
“为了家庭和睦,蓉儿,你也不想我的家支离破碎吧,所以,你得帮我啊!”
洛言握紧了端木蓉的手,很认真的说道。
有一说一,端木蓉常年上山采药的手意外的柔软,肌肤细滑。
端木蓉抽了抽手,俏脸微红,杏眸中多了几分窘迫,柔声细语:“洛大哥,我答应你便是,你先松开手。”
师傅教育过之后,端木蓉显然和洛言有了几分男女之别。
一段时间不见,连手都不给我牵了,人呐……洛言松开手,开始编故事了:“蓉儿,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过去吗?其实我有几段比较伤感的往事,其中牵扯到一个女子。
曾经我和一个贵族小姐相恋,可他家里人却要将其送入王宫当王后……”
端木蓉渐渐听得入神。
PS:回来迟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