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103. 玩家的戰鬥推薦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夜色静谧。
西漠虽是多荒漠、戈壁、险峻山脉的地形,但整体上偶尔还是会遇到一些诸如绿洲一样的地形。
而这些地形,就是往来商队的歇脚点了——长途跋涉后劳累的他们会在这里进行最起码两天的休整,并且对水源进行补充,所以这些相当于生命线一样的地点,自然也就会受到所有往来商队的共同保护。同样的,如果有哪支商队能够掌握到一处还未被人发现的绿洲地点,那简直就是发了大财。
当然,会造成这种景象,那也是因为天元秘境的修士并没有辟谷的习惯。
或者说,在当年第二纪元遁入此界的那些“贵胄世家”的带领下,此界的修士都有种植各种具有灵气稻米和果蔬的习惯,他们除了能够活得足够悠久,且实力也非常强横之外,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俗世里的凡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也是为什么此前那些捕杀施南等太一门弟子的一元军修士都不需要询问陈天南,便立即动身开始赶路的原因——在他们看来,只要提前赶往绿洲的休憩处,就必然能够拦截到这些太一门的弟子。
正是因为这种情报上的误差,导致那些宗门弟子差一点点就功亏一篑了。
陈天南布下的后手防线,差一点点就被施南等人给强行突破了。
未能突破的原因,是被陈天南安排在这个防区里的宗门弟子,真的是不计伤亡的死命阻拦,一直撑到了援军的抵达,施南眼见无法突围了,于是才按照原计划向北逃窜,但也因此丢了十多名玩家的尸体。
不过好在,这些玩家身上都没有什么重要物资,所有灵丹也基本都消耗一空了,因此就算把尸体扔在这里,也不用担心被发现秘密,众玩家自然没有再回收的必要。
剩下的九人,一路北上。
领头的是施南。
他的小队里只剩下悠闲、沈月白、陈齐、冷鸟四人。
秦始皇还剩下两名跟班,但其中一人基本弹尽粮绝,只能算是半个战力。
最后一人,则是一名散人玩家。
【许我半生琉璃】。
这是一名妹子玩家,走的是武道路线,作战风格相当的狂暴凶猛,以手撕敌人而著称。
此前施南等人还没留意到这名玩家,毕竟在兵家战阵的共鸣配合下,个人的实力发挥被无限缩小。但随着这次突围战的时候,面对大量的军团修士,玩家剩余数量过少,无法发挥出强大的兵阵效果,所以当兵阵被破后,个人实力的重要性自然也变得相当重要了。
然后,众人就有幸见识到了这位妹子的恐怖一面。
根据她自己的说法,她在百族小世界里弄到了几本下品功法,但却并不是武技,而是类似被动技能一样的秘技,作用就是增幅自身的力量,同时强化自己的肉身强度。虽然这些功法的上限非常的低,但奇特的是这些功法的效果居然可以彼此叠加,所以后面她干脆就专门去百族小世界里收集这些功法了。
妃子 令 冥王 的 俏 新娘
堆着堆着,她也就变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根据施南的推测,她双手拉扯力恐怕已经超过两吨,而且身体骨骼的承受强度最少也在三吨以上。在这样的恐怖力量下,她单手出拳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四吨甚至更重,别说是把敌人撕成两瓣了,正面承受她的一拳后身体还不会爆开,都可以算得上是防御力惊人了。
所以,这位妹子如今也为自己赢得了一个称号。
小上官。
这是施南等人在致敬二师姐上官馨,因此队伍里也有不少开始喊她二师姐。
至于大师兄,自然就是当仁不让的施南了。
在施南的率领下,他们选择避开所有的绿洲——施南也已经弄清楚,为什么这些敌人能够咬得那么紧,甚至经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对他们进行拦截,不断的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原因自然便是这些独特的绿洲地形。
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施南等人也是需要前往绿洲进行补给和休息,因此便选择在这些绿洲提前设伏。
但施南在吃了一次亏后,当然不会再上当了,毕竟他们现在的修为实力已经不需要依靠“食物”来恢复了——辟谷的原因,是为了让修士的体内有杂物积累,这会影响到他们的修炼,因此在天元秘境的修士们,吃的食物都是纯粹的灵植果蔬。但太一门的弟子比较高级,直接吃灵丹来恢复状态,所以自然不需要考虑食物。
再者说了,随着他们的修为提升,他们的消化系统也是发生了一些变化,哪怕不进食,只是依靠着身体功法运转时的灵气吞吐,也已经足以维持身体的日常消耗。只是如果面对激烈的战斗,那么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恢复消耗的话,肯定是远远不足,所以这才是“灵丹”这种东西成为修士群体的硬通货的原因。
而接连几次都没能伏击到施南等人,这群一元军的修士自然也不是蠢货,立即就意识到问题,所以他们也舍弃了这种设伏的手段,直接展开了追击。
对于这些一元军的修士们而言,他们必须要在这群太一门的弟子逃入北岭之前将他们拦截下来——在他们看来,施南等人往北的原因,便是为了逃入北岭。因为以他们一元军修士的身份,是不能在没有获得批准许可的前提下进入北岭,那是北唐皇朝的地盘,他们的贸然进入会被视为宣战。
本来他们想要抓住太一门的弟子,便是为了挽回失败,让自己的宗门避免被清算,因此自然不可能再给乾元皇朝招惹更大的麻烦。
但施南等人可没有对方想的这么复杂,他们只是想给余小霜和米线提供一个逃跑的机会罢了。
不过此时,站在一处荒漠上,施南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我们走不掉了。”
夜空中,本来遮蔽了月光的乌云,悄然挪开。
农门悍妇宠夫忙
似乎是天上那轮弯月,对于眼皮底下所爆发出来的这丝杀机感到好奇,所以才悄然睁开了眼。
洒落的月光中,施南等人的前方影影绰绰。
几道虚影,很快化实。
在场的人眼睛一扫,便已经认出了来者。
自称是天武门的那群莽夫。
人数不多,只有不到三十人。
本来这个宗门是有五六十号人的,但因为轻视许我半世琉璃,所以他们便遭到了一次重创——那是众玩家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游戏里当力量强大到一定水准时,是真的可以做到一拳一个小朋友的,而那场战斗也是许我半世琉璃获得“小上官”名头的封神战。
我的異能叫穿越 小說
“交给你?”施南望了一眼身边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妹子。
琉璃只有一米六七,个子不算太高,相貌也不算绝色惊艳,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很老实的气质类型,只不过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一个小酒窝,倒是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
但除此之外,她没有任何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
相貌平平、身材平平、个子平平,而且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她的话也不多,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充当旁观者、聆听者的角色。而且沈月白和秦始皇也问过了,她并不是那种闲得无聊开了小号进来玩耍的职业玩家,甚至此前她接触的游戏也很少——虽说如今日活下降严重,但依旧还算热门的《山海》,她也没有玩过。
可如果一定要说她有什么过人之处的话……
“唔,我蝉联过三次联邦无差别无限制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这个可以算吗?”
看着对方歪着头,一脸思索很久后才苦恼说出这话,而且还有几分惴惴不安的模样的琉璃妹子,在场其他人都很默契的将“你一米六七的个子是如何有那么可怕的爆发力啊?你现实里是不是有超过两米身高啊!?”这句话吞回了肚子里。
“好的。”在一众平均身高都超过一米七五的人里,琉璃真的只能算是娇小迷人。
但看着她从敌阵中出列,然后开始朝着天武门的人奔跑过来的时候,一众天武门的门人都有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甚至绝大多数人的眼里都流露出了一种恐惧的神色。
一直以来,他们天武门都被称为莽夫,但现在看这个身材娇小的女人向着己方三十多人发起冲锋,完全不考虑她只有一个人的事实上,这些人都有一种荒谬感:到底谁才是莽夫!
但这个问题,此时没有任何答案可言。
双方的接触战,很快就爆发了。
利用身体上的优势,琉璃迅速靠近了一名天武门的弟子,然后才对方出拳的那一瞬间,她的重心只是略微下沉了一点,仿佛扎了一个马步一般,就彻底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
然后下一刻,利用身体优势的强大爆发力和弹跳力,琉璃蹲落的身子就如同被按压到底的弹簧猛然弹起一样。
一记重拳狠狠的轰在了对方的下颚处。
“轰——”
劲气灌脑。
这名天武门弟子的天灵盖,当场就被由下至上的恐怖冲击力给掀飞了。
白的、红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液体和骨碎肉渣,就像天女散花一般的喷洒得到处都是。
而一击打在对方的下颚处后,琉璃甚至没有去看战果,就已经借着这个人形障碍物的遮挡,旋身挤入到另一名天武门弟子的跟前,她的右手就如一柄利刀一般,直接插入了对方的胸膛,甚至将对方的胸骨都给戳穿。
“不——”
很適合您哦?
这名天武门发出了杀猪般的恐怖尖叫声。
他的身形飞快的后撤,试图脱离这只插入自己胸膛的小手,哪怕血崩如柱,他也在所不惜。
但很可惜。
他的身形才刚有动静,琉璃插入对方胸膛的右手,就已经旋转半圈,插入胸骨的四指微一弯曲,就如同倒钩一般的抓住了这名天武门弟子的胸骨,彻底的将其扣住。然后在对方绝望的眼神中,将自己的左手顺势一起插入,手指一弯,就死死的抓住了对方的胸骨。
下一刻,琉璃吐起开声。
只见她双臂猛然发力,一股可怖的撕扯感瞬间便从胸腔处传递到这名天武门弟子的脑海里,下一刻,他的意识就在这股极其强烈的痛楚中陷入了黑暗之中。
“撕拉——”
如布帛撕裂般的声音,让所有天武门弟子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子,直接生撕了一名高了她足足半个身子的男人。
喷洒而出的血液,瞬间将琉璃染成了一个血人。
但琉璃却依旧面不改色的转过身,继续朝着最近的敌人冲了过去。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她现实里是干什么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场的其他玩家都感到一阵憋闷和恐慌。
“不管她是干什么的,反正和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秦始皇直接打断了自己下属的胡思乱想。
但施南等人并没有接这句话。
沈月白的目光甚至是若有所思的追着琉璃移动。
“月胧夜!”
秦始皇突然暴喝一声。
只听得一声“锵——”的拔刀声骤然响起,空气里爆发出一道寒光。
但寒光却并没有一往直前,而是借由剑刃出鞘那一瞬间的爆发力,在空气震荡开来,使得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肉眼可见的震荡涟漪。一蓬黑水,陡然在这片涟漪的震荡下显形而出,然后就像是撞到了什么屏障般的洒落在地,发出臭不可闻的腐蚀声。
“锵——”
秦始皇麾下的三名下属,也当即拔刀而出,然后成拱形的环绕在众人的身边。
施南望了一眼黑水泼洒而来的方向,然后又扫了一眼周围,轻笑一声:“黑水宗就这点本事?”
“对付你们,足够了。”声音有些飘渺不定,让人分不清方向。
但施南却是摇了摇头,只对着沈月白点了点头。
后者轻喝一声,一股火线在众人的周围旋转而出,然后下一刻便化作了熊熊烈焰,向着四面八方猛然扩散而出,大有一种要将周围一切彻底焚烧殆尽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