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人到中年 ptt-第兩千零三十九章 難題!熱推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人到中年
差不多几分钟后,谢亚东说陈冬青陈会长来了,而这时,我和蒋芳也是抬眼看向窗外。
只见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一个车位上,一位身高一米八上下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中年男子相貌端正,一头黑发往后倒梳,穿着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黑色皮鞋程亮,他的打扮特别的干净利落,而且保养的也不错,完全看不出有五十多岁。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人就是陈冬青陈会长。
咖啡厅的玻璃门被推开,我顺势坐在了蒋芳他们一排,而此刻谢亚东忙起身,我们也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陈会长,多年不见,风采依旧呀!”谢亚东哈哈一笑,主动上前握手。
“谢先生,我们还真有些年头不见了。”陈冬青露出微笑,随后看向我和蒋芳:“这两位是?”
“陈会长,我是蒋芳,你还记得我吗?杭城有一次服装贸易峰会?”蒋总笑着握手。
“哦哦哦,蒋总,蒋总你还做房地产生意,你和周耀森周总是好朋友,是生意伙伴。”陈冬青面露恍然,忙说道。
“陈会长你好,我叫陈楠,很高兴认识你。”我也和陈冬青握了握手。
“你也姓陈 呀?”陈冬青咧嘴一笑。
14歲、窗邊的你
“陈会长,陈楠是周耀森周总的女婿,现在魔法小镇这个项目就是归陈楠在管,他是项目的董事长,另外也是创耀集团董事会的成员。”蒋芳解释道。
“哎呦,年轻有为呀,失敬失敬,周总那可是大企业家,生意做得特别大。”陈冬青双眼一亮。
“陈会长夸奖了。”我尴尬一笑。
“陈会长,我这次来魔都,是加入了蒋总和陈总的公司,他们和另一位合伙人一起开了一家品牌的服装公司,这是我现在的名片。”谢亚东示意陈冬青入座,点好一杯咖啡后,拿出一个名片盒,递上一张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我和蒋芳也同样拿出名片。
“Watermelon(魔都)有限公司,厂址在奉区?”陈冬青拿起名片看了看,接着开口道。
“对,我们董事长叫邱一鸣邱总,邱总这一次去了河省灾区的第一线,因为救了一对姐弟,昏迷住了院,他现在虽然出院了,但是还没有缓过来,所以在酒店里酒店休息,等有机会,我们邱总会亲自拜访你。”谢亚东忙解释道。
“邱总?”陈冬青眉头皱了皱。
“我们董事长在dy有五千万粉丝,叫西瓜哥。”蒋芳继续道。
“哦哦哦,西瓜哥,特别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这次救人的新闻网上到处在传,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陈冬青忙说道。
“陈会长你知道呀?”我问道。
豬憐碧荷 小說
“当然知道,你们这个邱总,可真的是心系灾区,正面的报道有很多,而且我还特意看了他的dy,里面很多都是正能量的,捐物资我记得是三千万。”陈冬青笑道。
“嗯,就是我们公司捐的物资。”谢亚东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这不就清楚了嘛!我说谢大设计师,你选择这家公司,那绝对是明智的,当初我引荐你去安月服饰做设计,你还推辞,我本以为我们的关系,加上安月服饰的待遇,你本不会拒绝,想不到你说什么回港城发展,这一晃这么多年,你还不是杀回来了?”陈冬青哈哈一笑,接着道。
“哈哈哈哈,今日不同往日,那时候我家在港城,我和妻子和孩子,我不可能一直在内地的。”谢亚东也是笑道。
“那现在呢,难道邱总和蒋总陈总,他们的魅力真的这么大,让我舍弃家里人,来内地发展?”陈冬青笑道。
“陈会长,我离婚了,孩子在国外读书,有我前妻照顾,然后我也想腾出手来,多奋斗几年,刚巧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和几位老总合作,就带着我的团队来了。”谢亚东开口道。
“哎呦,想不到你离婚了,这也难怪会重出江湖了。”陈冬青理解性地点了点头。
“也不算重出江湖吧,之前有很多活动在欧州,然后也替一些品牌服饰做一些设计,算是比较自由,现在我是想稳定下来。”谢亚东继续道。
“嗯嗯,那以后我们估计要多打交道了。”陈冬青见到服务员拿来咖啡,他抿了一口,笑着道。
“这次来,是要麻烦陈会长你一件事。”谢亚东尴尬一笑,就这样看向陈冬青。
“关于这次时装周?”陈冬青一挑眉。
“看来还是瞒不过会长你。”谢亚东笑了笑。
听到谢亚东这话,陈冬青抿了抿嘴,接着道:“谢兄弟,如果你是提前两个月,那么时装周这边展区,我可以给你做主,给你一个靠近中心位置的展区,并且你要办什么梯台秀,我也可以尽量满足,给你安排一个展示的时间,但是现在,时间就晚了。”
福運來 衛風
“晚了?”谢亚东诧异道。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签到
其实谢亚东之前出发前,就提醒我和蒋芳,说这一次要拿下时装周是有难度的,因为我们的合作时间点是比较晚的,估计展区位置都不够,而现在听到陈冬青这么说,我们才明白谢亚东说的都是实话。
“对,晚了,现在倒是有一个位置,就是很偏,并不是主展区。”陈冬青点了点头。
“我可以知道各大品牌公司的展区位置吗?”谢亚东忙问道。
“这个展区位置,要在时装周前一周才会公布,现在我手里是有,但是拿出来给你看,是不合规矩的,谢兄弟,你可别让我难做。”陈冬青说道。
听到这话,谢亚东无奈一笑,而我和蒋芳也感觉这件事比较棘手了。
“其实谢兄弟,我知道你,你想知道一些品牌公司的展区位置,打算私底下去协商,然后动用一些办法,尽可能获得一个位置好的区域。”陈冬青笑道。
“咳咳,陈会长你这话说的。”谢亚东有些尴尬地咳嗽道。
“还有两个月不到时装周就要开幕了,展区的位置现在还有,如果再晚,那么位置差的展区可也就没了,你们到底要不要?”陈冬青继续道。
“这–”我和蒋芳顿时面露难色。
要知道位置差的展区,根本就没有人流的,而好的位置,正对入场大门几十米,那简直是得天独厚,这是非常不一样的。
“要,当然要!”谢亚东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