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第七十四章 究極無間推薦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打桩’也是东厂的黑话。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特务组织,东厂早就形成一套专业高效的‘打消息’手段。
主要分为‘坐记’和‘打桩’两种。
前者可以理解为东厂公开派驻番子监视各衙门和京城各城门,各衙各城门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必须及时禀明东厂特派员。
但东厂人手有限,真正干活的只有一千多番子,光盯着京城都人手不足,更无法直接监控京外了。虽然可以靠锦衣卫派驻各省各府的千户所、百户所打探消息。但锦衣卫毕竟不是自己人,而且两者在皇帝还是竞争关系,所以东厂还是希望靠自己拿到一手消息。
鸿蒙霸天诀 小说
不得不承认,特务这个职业有着远超出社会平均水平的创新思维和组织能力。那个谁默默点了个赞……
他们采用在各地‘打桩’的方式来弥补人手的不足。用后世的话说,就是在各州县广泛发展线人,利用这些兼职特工来监控地方上的风吹草动。
东厂发现老实人是不乐意也干不好这活儿的。反而那些游手好闲、四处浪荡的乞丐地痞流氓,天生就是打探消息的好手。而且这些不三不四之辈,也乐于为东厂服务,好打着东厂的旗号招摇撞骗、横行霸道。双方自然一拍即合。
东厂便靠着这种手段,在全国各地打下了无数暗桩。非但不花费什么成本,反而还能靠着狼狈为奸、敲诈勒索大大的生发。
~~
不过据张鲸所知,这些年东厂在江南很难寻到合适的暗桩。从前打下的那些桩,也基本都被刨了……更别说把暗桩打入江南集团了。
“确实。”沈应奎点点头道:“江南集团或者说赵昊十分反感游惰之民。在他们的授意下,江南官府不光每年都要大规模的‘除恶棍’,消灭境内帮会道门打行。平日还要不断‘扫游惰’,就是清扫街面上的乞丐混混,见一个抓一个。”
“这,官府能抓的过来吗?”大珰们纷纷咋舌道:“再说了,那些恶棍地痞不都跟皂隶衙役是一伙儿的吗?还有自己打自己的吗?”
“这就是江南集团可怕的地方了。”沈应奎沉声道:“他们扫黑除恶根本不靠官差,靠的是民兵、工人自卫队!”
“民兵,工人护卫队,那是什么东西?”这帮大珰都是深宫里的太监,刚刚来东厂,两眼一抹黑,京城那点事儿还没整明白呢,哪知道江南整出的新花样?
“类似那种保卫乡里、缉防盗贼的民团。”沈应奎解释道:“江南集团也是藉由当年朝廷备倭办团练的旨意,堂而皇之在农村办起了民兵,在城里办起了工人护卫队。”
“但不同的是,民团应该是受县太爷节制,民兵和工人护卫队却只听江南集团的,因为他们都来自于江南集团的农场和工厂。”沈应奎苦笑道:“而且据我观之,他们虽说是民团,可无论武装训练还是军纪,都远超朝廷官军,怕是只有戚李麻刘邓这些名将的亲兵,才能与之一战吧?”
“言过其实了吧?一群泥腿子训练训练,就能比官军还能打了?”大珰们又不信了。
沈应奎又露出了鸡同鸭讲的眼神。
“好了好了,不要跑题了。”张鲸摆摆手道:“不好直接打桩,那收买他们内部的人呢?”
庄子鱼 小说
“这在二十年前还有可能做到。”沈应奎叹口气道:“那时江南集团初创,别说收买他们的人了,就是安插眼线进去也很简单。但自从万历元年,他们成立了保密局,开始搞什么‘太子行动’,这么多年下来,已经变成水泼不进的铁板一块了。”
“我不信,怎么可能有收买不了的人呢?”众大珰不信道。
“还别不信,那些十几二十年的老员工,脑袋都锈逗了,把江南集团看得比命都重要。”沈应奎又叹一声道:
“现在进去当工人都得至少小学毕业,在江南集团办的学校里念上六年书,人都魔怔了。而且都贼精贼精,想收买他们?先表面答应你,反手就一个举报!当晚你得就让保密局抓去……”
听沈应奎那痛心疾首的语气,显然这都是他踩过坑。
“那就抓回来,严刑拷打,就不信还有东厂撬不开的嘴!”掌刑千户阴测测道:“也不用去江南,他们不是在各县都有办事处吗?抓几个回来就成!”
“蠢货,那不打草惊蛇了?!”不等沈应奎开口,张鲸先怒斥道:“皇上没点头,绝对不能招惹小阁老!”
厂公实在是怕了赵昊,要是小阁老再煽动言官来一波,神仙也救不了没根的人了。
“厂公慎重点是对的。”沈先生刷得合上折扇,冷冷道:“说难听点儿,小阁老和冯保狼狈为奸这么多年,东厂八成早就让他渗透成筛子了。恐怕我们这边一动手,那边就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东厂胡同再走一次水,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们敢?!”大珰们怒道。
“有什么不敢的?三大殿都烧了七八回了,东厂烧个两三回算得了什么?”沈应奎冷笑一声。
“打桩打不进去,来硬的也不行,那还打个屁消息?”张华啐一口。
“我是说江南不好下手而已,而且他们在国内还是很收敛的,很难拿到他们确凿的把柄。”沈应奎淡淡道:“但在海外就不一样了。江南集团一直在向海外疯狂移民,一年少说两百万,来自全国各地的移民,他们根本甄别不过来。”
“而且据说他们仗着天高皇帝远,行事十分张狂——传说他们在海外自立官府、编练军队、编户齐民。连百姓也视其为‘官府’,眼里根本没有朝廷!”
“这么夸张吗?”张鲸嘶嘶倒吸冷气。
“派人去海外看看不就知道了?”沈应奎沉声道:“如果传言属实,他们的把柄将一抓一大把。”
他又刷的一声打开折扇,洋洋自得道:“而且最妙的是,我们完全可以在江南集团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摸清他们的底细!”
“哦?”张鲸登时眼前一亮,能在不惊动赵昊的情况把事儿办了,简直夫复何求。“请先生细说!”
“很简单,就是一切按他们的规矩来!只要我们派出的人规规矩矩,他们的保密局再厉害,又与我何干?”沈应奎竖起三根手指道:
“目前正大光明去海外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移民,这是最主要的一种,去海外的差不多九成九都是走这条路。全国一千四百个县都能报名,也是审查最松的一种。”
“我们可以多派点人混进去。”张鲸点头道:“瞎猫总能碰上死耗子。何况那么多瞎猫呢。”
“但他们的移民办,也不是完全不加甄别。那些办事员都学过类似捕快的相人之术,一看你是地痞流氓,或者像是公门中人,直接就不要你。反正有的是人想去,所以他们从来都是宁枉勿纵的……”
“那咱们那些桩脚还都不能用……”张鲸又点上一锅烟,吧嗒吧嗒抽起来道:“看着就没一个好东西。”
“是,最好重新招一批面相忠厚,和普通百姓无二的密探。”沈应奎点点头道:
“第二种途径是当船员。原先江南集团都是自己办海运的,但现在他们地盘太大,人口太多。只靠自身运力已经远远不够了。所以多年前就已经允许私人在他们的框框办航运了。”
“江南集团对这些所谓‘私营货运’控制的很严。船长、大副之类的,都得是从他们的船员学员正经毕业,还要在他们的航运公司干满一期合同才行。”
“这么多事儿啊……”大珰们暗暗咋舌。在他们的认知中,只有想当官的才需要上学考试,没想到江南集团治下干啥都得考试……
“对水手的要求就简单多了,只要有船员证就行。这个到船员学院上个半年快训班,就能考出来。我们可以安排人去考证,只要考出证来就有船东招上船,这个好处是可以到处看,了解他们港口还有水师的情况。”
沈应奎接着道:
“第三种是自由行。这个只要出海前,到集团各地办事处办个海外通行证,就可以在马六甲以东活动了。申请的主要有商人、游历的和探亲的。”
“探亲的不必说,这种得真有亲戚在海外才行。商人申请自由行的很少,哪怕打算去海外经商呢,也会先办个移民,谁会跟几十上百亩的地过不去?而且听说还有一种投资移民,申请之后做生意便利很多。”
“所以探亲的之外,申请自由行最多的,就是热衷游历的读书人,这种行动比较便利,但会成为他们重点盯防的对象……”
“那就多管齐下吧。招他几百个密探撒下去,总能听到个响的!”张鲸狠狠点头,下定决心道:“此事由先生全权负责,不要让原先东厂的人参与,一定要保密,听见了没?!”
“喏,厂公!”众大珰齐声应喏。末了张华小声问道:“干爹,这得多久啊?”
“管他呢,花的时间长一点,也不是坏事……”张鲸磕磕烟灰,老神在在道:“皇上总不能搞到半截,再走马换将吧?”
ps.抱歉抱歉,今天老娘再次出院,晚上老婆还加班,刚写完一章。看看能不能再写一章吧,别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