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懷疑!相伴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万粮城,最奢华的一座酒楼中。
满满一桌美味佳肴,引得人味蕾大开,饶是雨非烟与鹿君高高在上,也很难心静止水。
“多吃点。”
唐锐笑着拱了拱手,做尽地主之谊,“现在知道,慕轻轻为何要改回万粮城了吧,比起万妖,盛产灵植的优势,显然更加突出。”
捏起一块糕点,优雅的放入口中,雨非烟脸上尽是满足。
“话虽如此,可万妖城是天帝亲自赐名,她这样肆意修改,就是对天帝的大不敬!”
雨非烟说着,又捏起第二块糕点,“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在天帝面前参她一本,就算她是天帝之女,也要受到不小的惩罚!”
“所以呢?”
“嗯?”
雨非烟眉眼一怔。
罗睺一脉中,陆泽算是与慕轻轻他们结怨最深的人,怎么今天的他,全无平日乖戾狂妄的模样!
“你也说了,她是天帝之女,这道罪降下来,最多就是个不敬之罪,罚她关上几日禁闭,或者强制她把万粮城改回去,还会有什么别的惩罚吗?”
此刻的唐锐,就像拐卖孩童的人贩子一般,对雨非烟循循善诱,“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别在其他的地方浪费力气,懂了没有!”
雨非烟与鹿君相视一眼,似是用眼神交流着什么。
而后,始终沉默的鹿君终于开口。
“那师兄认为,我们该如何执行计划?”
“最便捷的办法,自然是杀掉他们。”
唐锐耸耸肩膀,似是毫不在意话语中的残忍,“但那样一来,势必引起肖如风的疯狂反扑,怎么看都不划算,倒不如一剂灵药,让他们睡上几天,把筛选妖兽的时间,彻底避开。”
这个答案,显然超出两人的预料。
雨非烟挑动黛眉:“师兄有这种灵药?”
以慕轻轻的修为,若要迷醉她一时半刻,自然不算难事,但一连迷晕数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自然是有。”
唐锐笑道,“在天机城,我将杀害明氏兄弟的真凶当场击毙,作为奖励,许妍师叔将一味灵药给了我,恰好能派上用场。”
“所以……”
雨非烟若有所思道,“今晚的接风宴,其实是为了执行计划?”
“当然不是。”
“距离筛选妖兽的日子,还剩下七日左右,现在放倒她做什么?”
“之所以要参加接风宴,是为了方便用药,不止是接风宴,接下来几日,我们都要和他们共同进餐,这才能在筛选妖兽之前,恰到好处的用药!”
这计划缜密无缝,雨非烟思忖片刻,也没找到什么遗漏之处。
但她说不上为什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对面有家梅酒坊,我去提一壶梅子酒。”
突然的,鹿君放下碗筷,离席而去。
唐锐好奇问道:“他不是不饮酒么?”
“不清楚。”
雨非烟捂唇娇笑,“也许是数月不见,鹿师弟有些想你了吧。”
玩笑之余,她心中的疑惑渐渐解开。
鹿君不喜饮酒,并没有几人知道,这个陆师兄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她不知道,这三日里,唐锐早在慕轻轻几人的口中,把这两位的脾气秉性,摸的一清二楚。
甚至,他还利用传音鸟,与离开天机城的许妍保持联系,问出来二人不少的习惯特点。
鹿君不饮酒的习惯,便是从许妍口中得知。
然而一盏茶的功夫都过去了,也没见鹿君提酒返回,别说唐锐困惑,雨非烟也露出几分奇怪。
“什么情况?”
唐锐皱眉道,“我找小厮去对面催一催他。”
嗡!
话音刚落,窗外便扫入一道刀芒,凌厉浩瀚,似要斩碎整座酒楼。
那刀芒,正朝着唐锐劈斩而来。
“师兄小心!”
雨非烟脱口而出,却只是出声,没有任何实质的动作。
刀芒来势汹涌,唐锐的反应,却也是迅捷如雷。
一堵黑色墙壁凭空而立,及时阻挡在那记刀芒的前面。
轰!
碰撞而出的力量,如巨鲸吸水,将整座房间都席卷进来。
当这阵大恐怖终于消散,唐锐与雨非烟站立之处,已然是半空当中,那个装潢奢华的包间,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这,这怎么回事?”
“妖兽要来了吗,快去禀报公主殿下!”
“不太像啊,空中那二位是什么人,这是他们做的吗?”
酒楼中其他宾客倾巢而动,全都跑到酒楼外面,惊恐的讨论声不断传来。
直到有人惊叫一声。
“是他!”
唐锐转过头,目光定格在街中央的鹿君。
在其手中,还握着一把巨大的白色骨刀。
雨非烟目光扫过唐锐,准确的说,是扫过漂浮在他身旁的一团黑色转轮,接着,她飞到鹿君面前,轻斥道:“搞什么,你那一刀,差点伤到陆师兄!”
“有人偷听。”
鹿君收起骨刀,平静道,“就在我们窗外,应该是余烬的人,我只能一刀砍了,如若误伤到陆师兄,还请师兄见谅。”
“误伤倒不至于。”
唐锐摇摇头,眼中泛起一丝残忍的冷意,“这几日,我对慕轻轻也算友好,她竟派人监视你我,看来,不能只是迷晕她这么简单了,师妹,花了她的脸如何?”
“别了吧。”
我有一把斩魄刀
雨非烟汗颜一笑,“她若只是晕倒,我们还好跟天帝解释,可她若是毁容,我们就真的摘不清楚了,反正师弟都把人宰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唐锐不答,又看向鹿君。
“我同意师姐的意思。”
“那好。”
唐锐这才勉为其难答应,回眸看了眼面目全非的酒楼,“毁了我吃饭的好心情,不吃了,师妹师弟,早点回去休息,我不奉陪了。”
看着他负手飞离,雨非烟没好气的瞪了鹿君一眼。
“真有什么监视吗?”
“没有。”
鹿君老实道,“我只是想见见他的千面,师姐,你也怀疑他的身份不是么?”
“他已经说出你不喜饮酒的事情了,又何须用这种方式验证,就不怕惹恼了他,用千面给你来上一下?”
“下次不会了。”
鹿君语气平静,但实际上,他手心里也沁满冷汗。
千面的威力,他曾见过一次,那绝不是他能抵抗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