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術師手冊》-第438章 傻女人熱推

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说完自己的题目后,笛雅就恢复原状,抢在大家询问前说道:“我对另外一个说话者完全没有印象。”
“一点都没有吗?”索妮娅好奇问道:“从对话内容分析,你们曾经很亲密,但不知为何你们分裂了,她和她的主人在试图抓住你,只是不知为何计划出现错漏,导致你们身陷重围……你甚至想找她要抱抱。”
“正是这点让我非常迷惑。”笛雅歪了歪脑袋,满脸都是问号:“我根本没有这么亲密的女性朋友。”
如果是男声,那根本不用问,只可能是她最喜欢的亚修。
但声音是清脆如风铃、时刻拨人心弦的魅惑女声,笛雅现实里根本不认识这样的人!
最接近这样声线的人只有博金阿姨,但他也是男的啊!
最大的可能人选就是安楠,但安楠的声线也没这么甜,而且莉丝跟安楠关系也不算是很亲昵,亲密度上甚至还不如博金阿姨,无论是莉丝还是笛雅都不会渴望安楠的拥抱!
但她现实认识的人里,除了安楠也没其他女性了啊!
唯一符合条件的亚修又是男的,而根据阅读数百本童话的见识,笛雅只能构思出这样的剧情:亚修被伊古拉支配雌堕变成女性,这样一来全部都说得通了。‘主人’、‘恶魔’指的是伊古拉,对话里的‘她’是亚修……或者说娅休,那笛雅当然会对娅休的境遇义愤填膺。
但这样的假设实在是过于离谱了,也就是童话才能这样编,因此笛雅忍不住看向索妮娅——既然不是现实里认识的姐姐,那就只可能是虚境认识的闺蜜。
索妮娅立刻摇头:“我可不会喊任何人为主人,而且那种为爱癫狂也不是我的性格。”
笛雅也觉得不是剑姬,毕竟在失忆木屋里,剑姬已经清晰表明她最重视的人只有自己,无论是亲人还是爱人,都无法凌驾于她的个人意志。
更何况对话里的‘她’傻乎乎的,听上去就像是可爱天真的甜美小姐姐,跟优雅却凛冽的剑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而且我感觉对话里的‘魔女’也与你们姐妹相差甚远。”索妮娅说道:“你们姐妹里有这种……马戏团类型的性格吗?”
笛雅连连摇头,她其实也感觉对话里的‘魔女’根本不像自己,疯疯癫癫又黑暗阴沉。假如说她们姐妹是个性鲜明的七彩,那对话里的魔女简直就是浑浊肮脏的黑灰。
只是声线非常明显,再加上‘她’也提到「魔女」这个代号,更重要是——如果对话内容两个都不是笛雅的话,那这道题关她什么事?
亚修说道:“你们这两道题有没有可能存在某种联系?譬如剑姬题目的复仇对象,可能就是魔女题目里的‘恶魔’‘主人’?”
索妮娅觉得很有道理,便问道:“那观者你有一位爱你爱得死心塌地甚至会喊你‘主人’的对象吗?”
“没有!”亚修立刻摇头:“我现实里从不招惹女性,身边都是男人,哪里有人会爱我爱得死心塌地?”
索妮娅:“那喊你‘主人’的人呢?”
“其实我有个猜想。”亚修完全没理会索妮娅的问题:“你们说,‘世界’会不会是一个人名?或者说一个绰号?”
杀手皇妃很嚣张 小说
兵王混在美人堆
索妮娅迟疑了一下:“如果是这种答案,那答对难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可能是虚境层次提升,也会导致回答难度递增,虚境三层的命运问答怕不是会问我们孩子的问题。”亚修随意说道:“但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名为‘世界’的恶魔有一位女性追随者,魔女未来会遇到‘世界’和他的追随者,并且因此结下仇怨。”
虽然听上去非常牵强,但也没有更好的假设了。主要是魔女一口咬定她现实里没有符合对话内容的女性,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现在都不认识另一位说话者。
笛雅忽然想到亚修等人在福音的名声已经是遗臭万年级别,编织盛典结束后他们肯定待不下去,说不定会离开福音去其他国度,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出国了。她们姐妹对福音也没有丝毫留恋,到时候身体恢复原状后肯定会跟亚修在一起,自然也会追随亚修一起离开。
所以,这里的‘她’和‘主人’,其实是莉丝笛雅到了另外一个国度才遇见的新角色?
“那我的题目要怎么选?”笛雅问道。
“其实你那题的前三个答案都差不多,我建议④全选。”亚修说道:“根据我们上一次的命运问答经验,第一道题能全选都全选,不过剑姬的前三个选项天差地别,她总不能同时向世界、我和神主复仇吧?”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大熊不是大雄
索妮娅和笛雅纷纷点头,戴上耳机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答案,很快她们就聆听到虚境的答复——
「恭喜你,答对了一题。要继续答题吗?」
「你答错了,命运回答结束。」
笛雅高兴说道:“我答对了!”
索妮娅生气说道:“我就说怎么可能是‘世界’这种离谱的选项,这题明明是要选神主的!”
亚修:“你哪有这么说——”
“肯定有!”索妮娅恶狠狠地瞪着亚修,嘴气得鼓鼓的:“都怪你瞎出主意……哼!”
亚修感觉到剑姬居然从桌子下面踢过来,顿时也有点脾气,他可是有自己作为队长的立场,不能让干员这么肆意妄为——哎?剑姬怎么把鞋脱了?
而且脚踢的力度也很小,比猫踩奶重不了多少。他低头一看,看见穿着黑丝袜的小脚丫蜷起脚指头,在他小腿上划来划去,因此亚修也只能收敛怒气,用眼神示意剑姬别那么嚣张,但伸爪爪俱乐部部长却是昂起下巴,反倒是变本加厉了。
在两人明争暗斗的时候,笛雅也开始聆听第二道题目。
「傻女人,发情忠犬,营养全长到胸臀,只想着爬进那人被窝里的雌兽……」
「我不……傻……」
「我骂了你这么多句,你就只想反驳这一个?而且你刚刚才证明你有多傻——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肯定也是被你传染了,居然还背着你逃跑!」
「因为……主人……需要你……需要你的人格天赋……」
「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一句‘主人’,我就将你丢出去。」
「在看到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等我反应过来……我就已经挡在你面前了。魔女,跟我回去见主人吧……我会保护你的……主人跟我说过,他不会伤害你,所以我才会来……对不起……我从那天开始就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对不起……」
「你不许道歉,不!许!错的人是他,你只是被他利用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我是明知一切后果,但为了主人的利益,所以才……假如可以重来,我依然会那么做……」
「他到底有什么好的?你在他身上耗尽了所有的夜,但他根本没看过一眼月亮!」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迟早肯定会在一起的……」
「我服了你这个傻子……好了,这里他们应该暂时找不到,我给你治疗一下。」
「魔女……」
「嗯?」
进化之眼 亚舍罗
「你头发散了,让我帮你扎一下辫子。」
「提问:‘傻女人’到底是来做什么?」
「①暴力绑架魔女;②劝诱魔女;③发动陷阱困住魔女;④探望魔女」